[轉載]江西名老中醫集萃之十三:精研江西地方醫學史的楊卓寅

楊卓寅(1915—1998),字亮琴,江西進賢縣羅溪鄉人,中共黨員,原任江西中醫學院教授、中醫各家學說教研室主任、主任中醫師、國家級中醫專家。主編《中醫內科講義》,著有《農村家常便藥》、《傷寒六經證治歌括》。晚年潛心研究江西省地方醫學史,編寫《江西杏林人物》、《江西十大名醫譜》,承擔“旴江醫學研究”科學課題,填補了江西地方醫學史研究領域的空白,曾當選為全國中醫學會江西分會副會長。

先生的祖父是一位儒醫,父親亦知醫,在家庭的影響下,他于1934年考入江西國醫專修院(后改稱江西中醫專門學校),勤奮求學,刻苦鉆研,成績優異,深得老師器重。當時國民黨政府企圖消滅中醫,中醫中藥正處在危急存亡之秋。面對惡劣的形勢,先生毅然發起成立上海《光華醫學雜志》社南昌分社,積極撰稿,推銷雜志,為中醫救亡奔走呼號,竭盡全力。

先生于1937年離校后,回原籍開業,譽滿鄉里。1952年參加革命工作,先后任進賢縣人民醫院、南昌專區人民醫院、江西省中醫院主任中醫師、宜春醫專講師,江西中醫學院內部、各家學說、醫學史教研室主任、教授,,深受全省中醫同道的愛戴。六十年來,為中醫的醫療、教學、科講事業竭盡了綿薄之力。1986年當選為中華全國中醫學會江西分會副會長,1992年被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專家”,榮獲國務院頒發的特殊津貼。

先生從事中醫醫療、教學、科研工作60余年,一貫主張實事求是,不尚空談,師古而不泥古,繼承有所創新。他在臨床方面,堅持突出中醫特色,遵循辨證論治的原則;外感宗仲景、天士、鞠通,內傷法東垣、丹溪、景岳,旁參各家學說,而對乃師姚國美的《中醫病理學》、《中醫診斷治療學》兩部書尤為服膺。他根據多年的臨床實踐,認為程鐘齡的“醫門八法”不夠全面,并舉《傷寒論》方證為例,如五苓散、豬苓湯的利水,旋復代赭湯的降逆,赤石脂禹余糧湯的止利等,在“八法”中難以歸納進去,遂補充澀、滲、升、降四法,成為十二法,這是對“醫門八法”的繼承和發展。其論文《論醫門十二法》發表于《江西醫藥》和《新中醫》雜志,深得同道贊許。

先生在教學上推崇陳修園研究經典的治學態度與普及方法,他曾仿效陳氏《長沙真方歌括》的體例,編寫了一本《傷寒六經證治歌括》,將《傷寒論》的證治內容提綱挈領加以概括,使學生易懂、易讀、易記,收到了很好的教學效果。楊卓寅先生晚年的心愿是研究江西地方醫學史,收集杏林人物資料,探究其來龍去脈,編著《江西省十大名醫譜》、《江西杏林人物》等書,負責“旴江醫學研究”科研課題,填補了江西地方醫學史研究領域的空白。

以上資料來自:

【1】   江西中醫學院中醫研究所《楊卓寅》:http://117.40.29.101/famousView.asp?id=5

【2】   中國年鑒全文數據庫《進賢當代名人傳略》:http://61.54.243.197:8080/kns50/detailcyfd.aspx?QueryID=8&CurRec=4

附“旴江醫學”印象(轉自醫古文的搜狐博客:http://yiguwen.blog.sohu.com/114834877.html)

江西省中醫藥研究院  萬少菊(南昌 330077)

旴江,古稱旴水,現名撫河。其發源于江西廣昌縣血木嶺,流經江西省東部的廣昌、黎川、南豐、南城、金溪、資溪、宜黃、崇仁、樂安、臨川、進賢等十幾個縣、市。旴江兩岸,土地肥沃,寶藏富饒,水陸交通便利,經濟文化發達,歷代名人輩出,誠為“物華天寶,地杰人靈”之邦。千百年來,奔流不息的旴江水,不僅孕育了眾多杰出的文學家(如唐宋八大家中的王安石、曾鞏,著名詞人晏殊、晏幾道父子,清代著名學者蔡上翔等)、哲學家(南宋唯心主義哲學家陸九淵)、政治家(元代的理學家吳澄)、藝術家(明代著名戲劇家湯顯祖),同樣也哺育了數百位聞名于世的杰出的醫藥學家,在贛撫大地形成了一支獨秀的“旴江醫學”流派。其名醫眾多,學術醫理淵博,實踐經驗豐富;著述浩繁,涉及醫學基礎理論與臨床內、外、婦、兒、針灸、骨傷、五官等各科,無愧為“偉大寶庫”中的明珠瑰寶,堪與安徽“新安醫學”、江蘇“孟河醫學”、廣東“嶺南醫學”相媲美。

旴江醫學 源遠流長  名醫代出

江西文化開發始自漢高祖置豫章郡,至趙宋江西人文遂臻于極盛時期,而以旴江為突出。故舊撫河一帶,素有“才子之鄉”之稱,加之立“書院之制”,致講學之風大盛。另外,南宋時實行“文官之治”,政府重視文士的培養和選拔,當時身為宰相的范仲淹曾有“不為良相,當為良醫”之說,不少人棄儒從醫,儒醫相通,形成了“仕人達醫”之風尚。而旴江一帶,更有子承父業,師徒授受盛行,使醫學植根于民間,建立在豐富的經驗基礎之上,上述因素,對旴江醫學的形成影響頗大。據地方志和醫學史記載,僅宋、元、明、清四代,旴江流域就成就了醫學家約200人。其中在我國醫學發展史上影響較大的有以下幾位:

王安石(1021—1085年),字介甫,號半山。臨川人。北宋時期的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十一世紀的改革家”。學識淵博,對醫學也深有研究。嘗謂:“某自諸子百家之書,至于《難經》、《素問》、《本草》、諸小說……,無所不讀”。對醫學教育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熙寧九年(1072年)改革太醫局,實行“三舍法”,每年春季招生三百名,計分上舍四十名,內舍六十名,外舍二百名。分方脈科、針科、瘍科三個專科,每個專科的學生,也必須學習其它有關的學科。太醫局不但強調理論學習,而且還注意學生實際醫療技術的訓練,令學生輪流為三學(太學、律學、武學)的學生和各營將士治病,每人發給印紙,記錄治療的經過和結果,到年終進行考評,獎優罰劣,使理論學習與臨床實踐緊密地結合起來。王安石雖非職業醫學家,但他這種改革措施,在我國醫學教育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陳自明(1190—1270年),字良甫(一作良父)。臨川人,享年八十歲左右。曾任建康府明道書院醫學教授,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當地的名醫,家里藏書甚多,自明從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幼年時即開始學醫,勤奮好學,刻苦鉆研,十四歲時,就讀完了《內經》、《本草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等幾部經典著作。成年以后,他又遍游東南各地,每到一處,即尋師訪友,博采眾長,因而進一步豐富了多方面的醫藥知識,精通內、外、婦、兒各科,特別是在婦產科方面尤為擅長,是我國醫學史上一位杰出的婦產科專家。

危亦林(1227—1347年),字達齋。元代,南豐人,享年七十一歲。曾任南豐州醫學教授。他家五代都是醫生,高祖云仙游學東京(今河南開封),遇三國時名醫董奉二十五代孫,授以大方脈科(內科),回家后醫道大行。伯祖子美從臨江劉三點和新城陳某學習婦人科,又從杭州田馬騎學習正骨兼金鏃科(骨傷科)。祖父碧崖隨黎川周伯熙學習小方脈科(兒科)。伯父熙載從福建汀州路光明學習眼科,后又隨南城周后游學習治療癆瘵。亦林家學淵源,勤奮好學,精研內、外、婦、兒、骨傷、眼目等科,又從本州斤竹江東山學習瘡腫科及臨川范淑清學習咽喉口齒科,成為一位學識淵博,技術全面的醫學家。特別是在骨傷科方面尤為擅長,是我國醫學史上著名的骨傷科專家之一,在國外也有相當的影響。

龔廷賢(1522—1619年),字子才,號云林。明代,金溪人,享年97歲。出身世醫家庭,家學淵源,曾任太醫院吏目。父龔信,號西園,精醫術,亦曾供職太醫院。弟廷器,子懋陞,侄懋官,均為醫官。廷賢早年習舉子業,屢試不售,乃轉而隨父學醫,繼承祖業。曾隱居于金溪縣之云林山中,因別號“云林山人”。在隱居期間,潛心研究醫學,從事著述。他除了繼承家學以外,還經常尋師訪賢,勤求博采,與名家研究醫術,因而博學多聞,精內、外、婦、兒各科,學驗俱豐。是我國醫學史上第一位獲得“醫林狀元”的醫生。他的著作《萬病回春》在日本影響極大,為學習漢方醫者的必讀之卷。

李梴,字健齋(一作楗齋)。明代,南豐人。其兄李橋,為明代名進士,歷任要職。梴亦為邑庠生(秀才),負奇才,但他不慕榮利,超然物外,致力研究醫學,博覽群書,醫學理論淵博,臨證經驗豐富,行醫于江西,福建兩省各地,療效卓著,贏得了病家的高度贊譽。晚年,將其數十年積累起來的學術心得,撰成《醫學入門》九卷。該書曾傳到越南。

龔居中,字應圓,別號如虛子。明代,金溪人。生卒年代不詳,據其所著《紅爐點雪》刊于明·崇禎三年(1630年)來推測,其可能是公元十七世紀明末萬歷、崇禎年間的人。居中精研醫學,曾供職太醫院。其善于勤求古訓,博采眾長,在《紅爐點雪》一書中,他汲取了朱丹溪、葛可久輩治療“癆瘵”的寶貴經驗,繼承了張潔古、李時珍等的臟腑補瀉的用藥準則。對“癆瘵”的病因病機已有了相當的認識,對“癆瘵”的臨床表現亦作了深入細致的觀察。居中出身于世醫家庭,醫學理論淵博,臨床經驗豐富,精內、外、婦、幼各科,而尤擅長治療“癆瘵”,在中國醫學史上堪稱為一位杰出“癆瘵”專家。

黃宮繡(1730—1817年),字錦芳。清代,宜黃人,享年八十七歲。宮銹出身書香世家,幼承庭訓,向習舉子業,尤專心致志鉆研醫學,是我國清代一位著名的醫學家。宮繡學問淵博,對醫學有較高深的造詣,他根據《內經》、《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本草經》等古典醫籍的理論,參考歷代名醫的學說,結合自已的見解,著書立說。其治學嚴謹,凡有“一義未明,一意未達,無不搜剔靡盡,牽引混雜,概為刪除,……斷不隨聲附和”。特別是他注重實踐,探求真理,故其著作,概以“求真”冠名。如《醫學求真錄》、《脈理求真》、《本草求真》。其研究本草,論述藥性,也是“每從實處追求,既不泥古薄今,復不厚今而廢古,惟求理與病符,藥與病對”。這種理論與實踐密切結合,實事求事的治學態度,為后學樹立了良好的榜樣。

謝星煥(1791—1857年),字斗文,號映廬。清代,南城人。世醫家庭出身,少年時攻讀儒書,欲應科舉,因家計困難,遂絕意進取,棄儒而專攻醫學,繼承先業,在當地行醫四十余年,活人無數,聲譽卓著,曾將其平日的臨證治驗,輯成一部醫案,名《得心集》,取其得之于心,應之于手之意。星煥醫學理論淵博,“俎豆內經,鼓吹仲景,襟帶李劉,爐冶喻薛”(見《得心集》姜演序)。其臨證處治,善于探求病機,找出切合治療原則的理論根據,故立方用藥,往往一擊而中。其在辨證、立法、選方、遣藥等各個方面,均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值得我們繼承和發揚。

旴江流域,名醫輩出,舉不勝舉,然而旴江醫學家們卻有著共同的學術特點:一、遵崇經典著作,博采眾家之長;二、師古而不泥古,刻意創新發明;三、精曉臨床各科,論治辨證嚴密。

旴江醫家 著作如林  卷帙浩繁

“才子之鄉”的旴江醫學家在治學和臨診之余,還擅長著書立說。宋、元、明、清四代,醫學著作約有一百余種。其中現存且流傳后世,對我國醫藥學發展影響較大的有:南宋臨川婦產科專家陳自明的《婦人良方大全》、《外科精要》、《管見大全良方》等。元代南豐骨傷科專家危亦林的《世醫得效方》。明代金溪“醫林狀元”龔廷賢的《萬病回春》、《壽世保元》、《種杏仙方》、《魯府禁方》、《濟世全書》等。金溪治療癆瘵名家龔居中的《紅爐點雪》、《福壽丹書》、《小兒痘疹醫鏡》等。南豐醫學教育家李梴著有《醫學入門》。清代宜黃黃宮繡的“求真”系列著作有《醫學求真錄》、《脈理求真》、《本草求真》。南城謝星煥的《謝映廬醫案》。

此外,宋代還有臨川李子野著《難經句解》、《脈訣集解》;李浩著有《傷寒鈐法》;晏傳正《明效方》。南城人傅常撰有《產乳備要》;黎民壽著有《簡易方論》、《決脈精要》、《斷病提綱》;崇仁人吳曾撰寫有《醫學方書》;金溪人黃彥遠著有《運氣要覽》。元代有臨川人游東之著《集驗良方》;南城人嚴壽逸著有《醫說》;崇仁人熊景光著有《傷寒生意》;金溪人鄧元彪著有《醫書集成》;精通醫術的蒙古人薩謙齋在建昌(今南城)太守任內,查考名家方書,搜集民間驗方,撰《瑞竹堂經驗方》。明代臨川人節朝璋著有《扶生堂醫案》;南城人姚宜仲著有《脈診指要》;程式著有《脈癥約解》;譚浚撰有《醫宗》;金溪人龔信著有《古今醫鑒》;王宣撰《張長沙傷寒論注》;江道源著《尊生世業》。清代臨川人祝星霞著有《錦囊抉要》;南城人吳霖著有《小兒秘要》;張塵生著有《論喉科三十六種》;曾鼎著有《痘疹會通》、《醫學入門》、《婦科宗旨》、《外科宗旨》等書;謝甘澍(名醫謝星煥之子)著有《一得集》、《寓意草注釋》、《醫學集要》等書;鄧學禮著《目科正宗》。劉式宋撰寫有《白喉治法要言》、《婦科生化新編》、《小兒急慢辨證》、《痘疹會通》、《內外癥治醫案》等書;姜璜著有《本草經注》;吳鼎著有《醫學輯要》;張效京著有《良方備覽》;黎川人孔毓禮某月《醫門普渡》、《痢疾論》;楊居耀著《楊氏家藏》;崇仁人陳鑒著有《醫方本草考辨》;楊偉才著《醫方纂要》;宜黃人鄒夢蓮著《痘科集成》;金溪人李相著《靈樞經注釋》;楊士恒著《脈經匯貫》;廣昌人魏國儀著《式堂集驗良方》及《醫統》等書。所作涉及到內、難、傷寒、金匱、本草等醫學基礎理論以及臨床各學科,卷帙浩繁,舉不枚舉,給后學留下了一份極為寶貴的遺產。

旴江藥業 古幫生輝  馳名中外

旴江藥業史于東漢,基于南宋,至明代約1800余年,逐漸形成了的藥業發展的完整體系。旴江藥業,自古有兩大幫系。一為樟樹幫,一為建昌幫。前者以“藥不過樟樹不靈”和“藥不到樟樹不齊”聞名天下;而后者則是“藥不到建昌不行”名聞贛、閩等地及海外的“建昌幫”藥業的發祥地。

建昌府址南城,古稱“旴江”。據載,東晉著名醫藥學家、道家葛洪曾踏足于麻姑山(位于南城縣西部)采藥煉丹,可見旴江藥業源遠流長。到宋代,官府設立“建昌軍藥局”,十分講究道地藥材,遵古炮制。元代,建立“三皇宮”(后改為“藥王廟”),成立省內外藥商云集洽談藥業的廟會集地。其名早已享譽海內外。明代,南城成了朱元璋后代益王朱祐檳的藩封之地,建昌府除了內設“醫學”,授醫學教授,建“良醫所”,聘“益府良醫”外,還立“惠民和劑局”,精制丸散。藥材炮制加工精良,交易日趨興旺。明末清初,福建南平、邵武、建寧、汀州及江西贛南、廣信諸府、州、縣的藥商經河道山川徑抵建昌購銷藥材。乾隆間,贛、閩、浙“商幫”、“官幫”大興,由于“南城民通慧而善賈”,又“樂為遠游”,“人盡商”。當時“建昌商人赴福建延邵一帶經營者最眾,赴漢口者亦不少,最多者資金百萬”,其中尤以藥業稱著。道光間,江浙沿河“有賣出渡排幫等名目”,建昌中藥業即以嚴格的行會約束、精湛的炮制工藝、雄厚的藥業資本,面向山區,薄利多銷的經營方式,聚而成幫,自成體系。

“建昌幫”藥業流傳地域廣,其經營范圍以贛、閩山區為主。此外,還涉及漢口、上海、廣州、江蘇各地。亦有遠走香港、臺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立業者。清代后葉,城區還有40余家中藥店和18家資本雄厚的大藥棧(行)。

“   建昌幫”藥業加工炮制精,在省內外競爭中,為求發展,積歷代經驗,博采眾長,形成了自已一套獨特的傳統炮制技術。其傳統特色為“工具、輔料獨特,炮制方法考究,擅長飲片制作。片斜、薄、大、色艷、氣香、味厚,毒低、效高”。輔料取材,習用當地土特產,如谷殼、生姜、河沙、灶心土、米泔水、豆腐泔水、蜂蜜、米酒等。補養藥炮制,注重輔料運用,使飲片、形、氣、味俱佳。特殊炮制工藝品種,多注重加工炮制的分寸,如時間、火候、水量、力戒太過與不及。其精美質高的炮制技術博得了廣大群眾的高度依賴。

解放后,由于黨和政府認真貫徹了繼承發揚祖國醫藥遺產的方針政策,“建昌幫”的中藥炮制傳統經驗,得到了應有的重視和支持。南城縣政府自1982年開始組織有關人員廣泛搜集和整理散在各地中藥人員中的中藥炮制技術,系統總結了“建昌幫”中藥業102個中藥特色品種工藝中的傳統加工具、輔料、炮制方法、保管方法等,挖掘了瀕臨失傳的“刀制八法”、“谷糠制炒”、“煨制附片”等中藥加工技術,并編寫了二十三萬余字的《建昌幫中藥傳統炮制法》一書。

而“樟樹幫”同樣也以其炮制工具獨特、飲片加工細膩、炮炙手法高超而馳名中外。它獨特的炮制工具主要有:鍘刀、片刀、刮刀、碾槽、沖缽、蟹鉗、壓板等。尤其是“樟刀”中的鍘刀、片刀,以其面小口薄、輕便鋒利為特色。飲片加工細膩,是因其一直延用傳統的飲片加工工藝,象“白芍飛上天,木通不見邊,陳皮一條線,半夏魚鱗片,肉桂薄肚片,黃柏骨牌片,甘草柳葉片,桂枝瓜子片,枳殼鳳眼片,川芎蝴蝶雙飛片”等,早已在藥業界耳熟能烊。藥物炮炙手法上素有“法效雷斆”之訓。不論是潤藥、洗藥、切片、干燥,還是炒藥、火炮、火煅等都有其“樟樹幫”的特色。

源遠流長、風格獨特的旴江藥業如今古幫生輝,為振興中醫藥,保障人民身體健康和中藥走出國門、面向世界作出了具大的貢獻。(以上資料,均據《江西地方志》及已故楊卓寅教授《江西十大名醫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wvhokd.live/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