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為馬”與管理

“指鹿為馬”是人所熟知的典故。秦朝趙高為了驗證自己的權威,給二世皇帝獻一頭鹿而稱為馬,看看大臣們怎樣回答。結果,大臣分了三種:一種是順應趙高的意旨,把鹿說成馬;一種是既不愿意說馬,也沒膽量說鹿,保持沉默;一種是不看趙高臉色,堅持說鹿。這三種大臣結局如何不言而喻,史書也無詳載,只是籠而統之地說趙高以違法為名,把說鹿的人都收拾了。

如果把道德譴責先放在一邊,從管理學角度看,所謂“指鹿為馬”,是作為秦朝高管的趙高對自己的權威心中無數,借以用來考驗部下的一種方式。這種考驗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看是否忠于自己。重溫指鹿為馬的故事,是要告訴高管,考驗部下一定要謹慎從事。

首先,了解和考驗不是一回事,但極易混淆。任何一個領導人或者高管,都要了解部下。了解部下是從事管理工作的前提、管理中的眾多問題,都是由于對部下了解不夠造成的。諸葛亮重用馬謖失了街亭,歸根到底要批評諸葛亮對馬謖了解不夠,而絕不是要諸葛亮拿出街亭來考驗馬謖。關于了解部下,法約爾說的兩句話是比較全面的:一是對每個人可寄予什么期望,二是對每個人到底該給予多大信任。不少管理者試圖采用考驗的方式實現對下屬的了解。但是,任何考驗,都無法真正增進法約爾所說的這兩種了解。如果認為指鹿為馬可以檢驗部下的忠誠,更大錯特錯。這種考驗方式,只能衡量依附程度,而不能衡量忠誠程度,更不能衡量能力和責任心。把鹿說成馬,對良知未泯者來說,是恐懼壓倒了誠信;對全無心肝者來說,是逢迎的大好機會。指鹿為馬勝出的人,恰恰既不是忠于秦朝,也不是忠于趙高本人,而是見風使舵者。凡是用價值觀的悖謬來考驗部下者,肯定會承擔這樣的風險。對部下的了解,要靠日積月累的觀察,而不是一時一事的考驗。

其次,如何考驗部下,要避開領導人的示意。趙高在詢問大臣前,先告知秦二世這個動物是馬。這是一種很蠢的明示,它等于是赤裸裸地向大臣發出了威脅。這種威脅只能產生一個效果,即檢驗部下對趙高手中權力的懼怕程度,同時會增加趙高對自己能量的誤判。采用指鹿為馬的方法,不管是誰在趙高的位置上,效果是一樣的。即便大臣們表現出依附,也是對權柄的依附而不是對趙高本人的依附。一旦失去權柄,立即就會眾叛親離。所以,這種方法只有心懷鬼胎、權柄來源不正,或者有嚴重心理毛病的人才會采用。其隱含前提是假定部下會屈從,目的也是淘汰不屈從的部下。部下如果有不屈從者,使用這種方法則會加劇他們的離心傾向。而對屈從依附者來說,所得到的不是心悅誠服,恰恰因為他們已經在高壓下失去了道德的自我約束,所以,表面的順從背后會隨時滋生出叛逆行為。在邏輯上,這種考驗也會失去意義。

再次,即便不是指鹿為馬這么荒誕,價值觀的悖謬隱含而不外顯,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很多人會覺得,自己決不會搞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這一套。但把握不好,就會出現近似情況。例如,有的領導明明寫不了舊體詩詞,連平仄音韻都不清楚,卻要附庸風雅,表現一下,詢問部下寫得如何,部下肯定會認為你需要逢迎。實際上,管理中這種暗示式的檢測相當常見。即便領導人不把它當作對部下的考驗,部下也會覺得頭兒是借機觀察自己的反應。久而久之,奉承話聽得多了,領導人很有可能真覺得自己的詩詞本事提高了不少。當年乾隆皇帝到處題詩,大概就是這樣養成的行為習慣。大體上可以說,如果是明示要求部下屈從,會滋生叛逆;如果是暗示乞求部下贊揚,則會助長領導的虛妄。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www.wvhokd.live/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