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也在這里】第7章(旅游故事:新疆篇)

文章精選

●【大叔艷遇那些事】(全集版)(旅游故事:西藏尼泊爾篇)

●【那山、那水、那些事】(全集版)(旅游故事:貴州篇)

【作者介紹】尉遲無德:經營一家戶外俱樂部,專業領隊,早年在歐洲多國游歷。自詡為一頭行走在寂寞中的老驢。文風多彩,擅長凜冽與溫暖,疼痛與治愈,美景與美食,不羈而又規矩,引人共鳴,是國內最會寫旅途故事的作者。

原來你也在這里

第7章

原來你也在這里----大叔驢行那些事

 

 

  我停下來,故意色迷迷的看著她,不再說下去。

  她催問;接上電以后呢?

  我說;那就直接吻下去唄。

 

 

  羽書望著我,示威一般的表情。

  眼神中卻有一抹不易察覺的光點。

  那一抹,被我捕捉到。

  我感覺,那一抹光,代表著一份期許,或者是,渴望吧。

  于是,我笑。

  讓氣氛輕松。

 

  火焰山天空的那一抹驕陽,很艷。

  帶著火焰般的熾熱。

 

  車里雖然開著空調。

  羽書的鼻翼兩側,依然有細密的汗珠。

  她緊張了。我暗笑。

  伸手,想去抹掉她鼻翼兩側的汗漬。

  她躲了一下。

 

  我的手,就停在半空,停在她的眼前。

  笑

  我笑的曖昧,說;

  沒接觸,怎觸電?

  她說;你不是說,眼神觸電嗎?

  我說;

  那你也得先適應被男人觸碰呀。

  她翻了我一眼;

  你是男人?

 

  我雙手就去解腰帶,嘴里嘟囔著;

  你可以驗明正身,看我是不是男人。

  她氣惱,一腳蹬過來。

  卻沒真的踹我。

  我笑,說;

  你不是醫生嗎?醫生眼里沒有性別,這話誰說過?

  她說;

  這里不是手術室,再說我沒懷疑你的性別。你是不是閱女無數,才這么肆無忌憚的無恥?

  我正色地說;

  女人是一本深奧的書。這本書,不是按數量決定質量的。讀懂一本受益無窮。

  她問;那你讀懂了幾本?

  我說;這不,剛翻開一本書的扉頁。

  說完,我把臉湊過去。

  眼睛捕捉到她慌亂的眼神,慢慢湊近。

  她慌忙閉上眼睛,說;

  我還沒喊開始呢。

  開始。

  這句是我喊的。

 

  她安靜了,但眼睛依然閉的緊緊的。睫毛緊張的顫抖著。

  我悄悄靠回座位,靜靜地看著她。

  她問;好了嗎?

  見我沒回答,她睜開眼睛。

  看著端坐在對面的我,她說;

  沒觸電吧。還好還好。

  我能聽出,她裝的歡快的聲音中,掩飾不住的一絲失望。

  我笑,你閉上眼睛,怎么可能觸電。

 

  車門突然被拉開,老賴那張布滿滄桑的臉,探進來。

  抓起水杯,剛喝了一口。

  老賴看看我。

  問;

  你倆干嘛呢?

  我說,孫猴子調戲鐵扇公主呢。

  老賴看看滿臉緋紅的羽書,指著我問;

  臉咋那么紅,你跟他親嘴了?

  羽書抓起脫下腳上的鞋,照著老賴就飛了過去。

 

 

  晚餐,第一次全體聚餐。

16人圍坐一張大餐桌。

  餐桌中間,放了四盒生日蛋糕。

  今天,是老賴的生日。

  每車都買了一盒生日蛋糕。

  方娟說;

  老賴臉上皺紋太深,一個蛋糕不夠抹的。

 

  主菜,是一只烤全羊。

  這頓飯,氣氛熱烈。熱烈的有些夸張。

  生日蛋糕就擺在那里,但是所有人,都在回避著生日這個話題。

  因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可能,這是老賴最后一個生日。

  點上蠟燭,讓老賴吹熄。

  剛要分蛋糕。

  羽書從外面走進來,捧著筆記本電腦。

  放在桌子上。

  是老曾通過郵箱,傳來了一段視頻。

 

  視頻里的背景,是一家叫音樂蟲的KTV歌廳。

  一個大包廂里,四十幾個人給老賴送行。

  一哥們在唱歌。

  老賴坐在沙發上。

  視頻里看,老賴顯得比現在還憔悴。

  老賴笑著說,這是他剛出院。

 

  一哥們,給老賴唱了一首歌。

  曹磊的那首,車站。

 

  火車已經離家鄉/我的眼淚在流淌/把你牽掛在心腸/只有夢里再相望/離別的傷心淚水滴落下/站臺邊片片離愁涌入我心上

 

  錄像的人,把鏡頭對準老賴的臉。

  老賴聽著歌,笑著。

  笑的開始不夠自然。

  笑容慢慢的,開始凝固。

  依然在笑,卻笑的機械。

 

  鏡頭慢慢的拉近,歌廳昏暗的燈光下。

  老賴的嘴角,尷尬的咧著。

  瞬間,臉上刀刻般深邃的皺紋里,噙滿了淚水。

  羽書忍不住,關掉了電腦。

 

  房間里,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盯著老賴看。

  老賴頭上戴著壽星帽,有些滑稽。

  很平靜的,老賴咧嘴微笑,對大伙說;

  你們不是卯著勁要往我臉上抹蛋糕嗎?來呀。

 

  看沒人動。

  他突然伸手,在生日蛋糕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抹在臉上。

  所有的女人,幾乎哇的一聲,都哭了起來。

 

 

 

 

 

 

大叔 我失戀了 我們是在電話里說分手的 但彼此都不愿意先掛掉對方電話,直到話費完才自動掛的 曾經家人反對,但我還是堅決的說我和他會幸福的,可如今我們還是沒能堅持下來 ,眼淚已模糊視線了,我不知能和誰,想到大叔了

-----------------------------

  失戀是人生重要的一課。

  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幸能經歷的。

  失去,才知道心痛,才知道珍貴。

  也因此,下一次得到,才會萬分珍惜。

  不是每一段戀愛,都是前世回眸的那份情。

  今天,你和他之所以能放下這一段情。

  只因為

  前路上

  有你的真命天子,他的如花公主。

  那才是,你們前生千百次擦肩而過的那個人

  失戀,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愛。

  下一次,記得,一定要

 

  珍惜

 

原來你也在這里----新疆是個好地方

 

 

  看沒人動。

  他突然伸手,在生日蛋糕上,狠狠地抓了一把,抹在臉上。

  所有的女人,幾乎哇的一聲,全都哭了起來。

 

 

  這個晚上,我沒睡踏實。

  另一邊的老賴,幾乎一夜未睡。

  對他,我充滿了好奇。但這個晚上,我萬不敢再去觸碰他的內心世界。

  老賴自己說,全國除了新疆和臺灣,他走遍了所有的省份。

  這次來新疆,是給自己的人生畫一個句號的。

  換位思考。

  如果是我,也會這么做。不是為了給自己畫句號,而是逃避至愛親朋每日的關心問候。

  對病人,最恐怖的不是疾病本身。

  而是,別人的那份關懷。

  那是一份時時的提醒。

  關愛,過分就是壓力。

 

  清晨

  新疆的清晨,已經是北京時間那點左右。

  起身,老賴已經洗漱完畢。

  看他的眼睛,有點腫。

  明顯沒睡好。

  他的情緒已經恢復平靜。

  見我起身,他打趣道;

  一晚上你沒打呼嚕。是不是惦記著鐵扇公主?

  我敢跟你打賭,咱們這房門一打開,隔壁鐵扇公主就能出來。

  我搖搖頭,說;

  我跟她沒戲,你是不了解她的情況。

 

  我知道,她可能喜歡女人。但她也正在努力接受男人。

  老賴的回答讓我一驚。難道羽書跟她吐露過什么?

  老賴淡淡地說;

  從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咋回事。

  出來玩,居然穿著職業裝高跟鞋,這樣的女人本就不正常。

  我接觸過同性戀的男性,一個個干凈的過份,對自己形象極其重視。

  再說,她的條件那么優秀,如果不是她自己抗拒,找個能配上她的男人,一點不成問題。

 

  對老賴,我不禁刮目相看。

  老江湖呀。

 

  老賴催我;你快點穿衣服,咱倆一起出門。不然我出去碰上鐵扇公主,她會尷尬。

  我來了精神,邊洗漱,邊問他。

  咱們打賭?

  老賴說;沒問題,輸了負責早餐。

 

  開門,走出去。

  剛走到電梯旁,身后的走廊里,開房門的聲音。

  清脆的一聲問候;

  賴哥,早。

  我一咧嘴,老賴輕輕一碰我,說;

  去,給公主系鞋帶去。

 

  羽書走過來,腳往起一抬;幫我把鞋帶系上。

 

  出門賓館大門,老賴小跑著。

  一轉眼,沒了影。

 

  我問羽書;賴哥的胃癌不能切除嗎?

  羽書說;

  是他自己不讓切。他的癌塊部位在胃賁門。老賴說,切除了胃賁門,活著也就沒質量了。是他自己堅決拒絕手術的。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

  有。

  羽書說;

  微創手術,對術后生活的影響較小。但是國內最好的這個手術專家,他的手術已經排到一年后。

  我站住,問羽書;

  你也是醫生,跟這個專家聯系不上?

  羽書搖搖頭。

  她只是首都一家急診醫院的醫生。

 

  一維族姑娘,眼睫毛忽閃,面帶羞澀。

  面前一張長條桌。上面擺滿陶瓷大碗。

  自制酸奶。三元錢一碗。

  新疆的維族人,幾乎每家每戶都自己做酸奶。

 

  買了一碗,拿兩個一次性塑料勺。

  羽書瞪著我;干嘛不買兩碗?

  我說;接受男人,就要從親密做起,來。

  一人一個勺子,頭頂著頭。

  我不動手,看著她吃。

  羽書性急,

  一勺酸奶送進嘴里。

  她的臉扭曲著說;酸死了。

  我偷笑。

  把碗送到維族姑娘跟前。

  小姑娘低著頭,嘻嘻笑著,往酸奶上撒了一層白砂糖。

  羽書恨恨的看著我。

  直喘粗氣。

  她一把奪過碗。獨自吃起來。

 

  一碗酸奶吃完,她沖著我說;還想吃。

  我伸手,把她嘴角殘留的一小塊酸奶。蹭到我手指上。

  若無其事的,我把手指送到嘴邊。

  舔下那一小塊酸奶

 

  她看著我。

  臉

  突然就紅了。

 

  望著她扭捏的神態,緋紅的臉。

  心中突然一暖。

  很舒坦的感覺四處彌漫 滲透到心里的每個角落。

  一個女人對你不講道理時,基本就要有故事發生。

 

  對面,一家包子鋪里。

  老賴喊;

  要是我,就用舌頭。

 

 

 

 

 

 

 

 

藏胞為了信仰,不惜身體的痛苦;漢人游客想表達敬重,方式卻是給錢。

  該同情的是誰?

  施者施予的并不是受者需要的,還是不施為好!

  同樣,援藏,應援和不應援什么,真是值得斟酌!

  樓主原諒,我表達得有點刻薄。

-----------------------------

  其實,關于援藏,我在西藏走過一些偏遠地區,也接觸過原生態藏民。

  援藏,對于西藏,絕對是有益的,就說醫療,教育這些,西藏真的急需援助。

  這些年的援藏,西藏的醫療和教育,也的確改變了很多。

  但是,內地派去的那些干部,尤其是有決定權的那些人,很多人都是用屁股思考問題。

  這個真的值得商榷。

  關于施予這些朝拜者的問題。

  其實,不用討論,你身臨其境,就知道,該與不該了。

  就像心理醫生,怎么都能勸別人,沒一個能勸得了自己。

  只因為,心理醫生勸慰別人時,角度不同。

  你再回看一遍錄像,你看那哥們施予的時候,是居高臨下的?傲慢的?

  還是心懷敬意,虔誠的?

  你看那位朝拜者?他感覺到不舒服了嗎??

  我可不可以這樣理解。

  施予者,借助朝拜者與佛祖最近的捷徑,表達著自己多佛祖的敬意。

  這樣理解,是否都心安?

原來你也在這里----新疆是個好地方。

 

 

  對面,一家包子鋪里。

  老賴喊;

  要是我,就用舌頭。

 

 

  人生時常要面對一些選擇。而選擇,最讓人糾結。

  和老賴在一起的這些天,讓我悟出一個道理。

  其實所有的選擇,都是無奈的。

  因為有選擇,就意味著要放棄。

  所以,選擇了,就無所謂對錯。也就沒什么好后悔的。

  與其糾結于選擇的煩惱,不如學會珍惜。

  放棄比選擇更難

  珍惜,更難。

 

  出發,

  今天要翻越天山。

  到天山山脈的南坡——真正的南疆行程開始了。

  這一天,也是整個南疆行之中車行時間最長的一天。

  目的地就是古龜茲國所在地——阿克蘇地區的庫車縣。

  這里,是古絲綢之路的十字路口。

  這里塌過張騫的足跡。

  留下過天竺高僧的身影。

  這里是古代女兒國----沙爾馬特人領地。

  是匈奴人的家園。

 

  路途遙遠,路邊景色單一。

  或者說,沒有什么景色。

  路兩邊,綿延不絕的,都是那種黃色山體。

  墻一般綿延,陡峭

  山墻的紋路和質感,明顯鐫刻著歷史的沉淀和大自然的痕跡。

  千年的靜守

  絲綢古道上的行者身影

  清脆的駝鈴

  大漠沉睡千年的風景

  曾經。

  繁華一世的故都

  沉淀已久的韻味

  車輪碾壓過

  留在身后的

  是愈加超俗而綿長

  那一抹風景

 

  由于昨晚都沒睡好,加之路邊的景色沉悶。

  不久,車上人開始哈氣連天。

 

  我和羽書坐在后排。

  看她歪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我拍拍腿,示意她躺過來。

  羽書看看我的腿,又看看我的臉。

  搖了搖頭。

  我抓過靠枕墊,墊在腿上。

  這回

  她把靠枕墊擺正,才小心翼翼的躺下來。

 

  過一會,她的呼吸均勻悠長。

  睡著了。

 

  老賴笑,說;

  現在,老曾管你叫猴哥。

  要是娶了鐵扇公主,你得管老曾叫姐夫了。好玩。

  我也笑

  鐵扇公主,這名字還真叫起來了。

 

  方娟從副駕駛的位置回過頭,說;

  你這猴子,要是娶了鐵扇公主。

  你倆的孩子。

  是不是該叫紅孩兒??

 

  老賴說;

  胡說,紅孩兒是鐵扇公主和牛魔王的兒子。

  我說;

  說不定,孫猴子在鐵扇公主肚子里,也留下了一男半女的。

  只是吳承恩沒有寫出來罷了。

  躺在我腿上的羽書,突然說話;

  胡說,孫猴子在鐵扇公主肚子里,又不是在子宮里,咋能懷孕。這不符合科學。

 

  我們幾個都笑。

  羽書急了,睜開眼,說;

  肚子,就是胃。胃屬于消化系統,跟生殖扯不上關系。

  懷孕的先決條件是,子宮受孕。

 

  看她一臉的認真,我故意逗她;

  你才胡說,宮外孕,就不是子宮受孕。

 

  羽書一下子坐起來,看著我,一臉正氣的樣子,像個大學教授;

  宮外孕。嚴格的說,應該稱為異位妊娠。

  我趕緊打斷她的話。

  懷疑她的日常生活,是不是在真空里??

  開個玩笑都這么嚴謹,認真。

 

  問她,你在醫學院做過教師?

  她很認真的點點頭;

  對呀,我們醫院是大學附屬醫院,我每年都有幾十節課。

  我開玩笑地說;

  把你的教師證給我,進景點買門票可以打折。

  她失望地說;

  我沒帶呀。

  逗她,我就說;

  學生證帶沒?學生證也打折。

  她垂頭喪氣的說;

  我博士都畢業三年了。哪還有學生證。

  我都笑不出來了。

·end·

—如果喜歡,快分享給你的朋友們吧—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r61WsqShIQJ9M5y6aOMtKpowILh4WAsed2VEIorf1PlTT7L4tibiaNMia1mV4zFIHEb5B4xYb39T5zJLolgb0u9O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