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主義者”海信

閆躍龍老師是一位知名互聯網營銷專家,對于互聯網、通信、IT等很多行業的發展大勢有深刻見解和獨特觀點。

近日,他來到海信,探索海信穩健經營的秘密,與我們進行了深入的交流。經過詳細的了解后,他發表文章說,海信沒有秘密,如果有,就是“長期主義”。

非常感謝閆老師的認可,我們將繼續扎根于海信“穩健而扎實”的文化,堅持用好產品、好服務,助力人們的幸福生活,不辜負閆老師和用戶的信任與期待。

國慶前夕,有一個走進海信的機會,雖然很忙,但是我還是推掉了其他事情,欣然前往,因為海信在我眼里有很多秘密:海信,從1969年只有十多名職工的小廠,發展到現在九萬余名員工、千億規模的企業,歷經50年。要知道在中國有50年歷史的科技企業,那可是鳳毛麟角;

海信,表面上看是一家家電企業,尤其是做電視聞名的家電企業,實際上早已經深入到智能交通、智慧醫療、光通信等B2B領域,從B2C切入B2B成功的企業,放眼世界都少之又少;

海信,在研發中心搬遷到新園區后,將舊址改造成了一個學校(海信學校)和一個科普基地(海信科學探索中心),要知道舊址可是在市中心,要是開發成地產,那可是價值十幾億甚至更多……

這些都和很多企業比起來很“反常”,我篤信,這一切的背后肯定有秘密。

▌任正非的告誡

 

在交流中,聽到一則軼事:海信集團董事長周厚健回憶當初布局光通信,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曾經造訪海信,看到海信要做光通信時勸告他:“千萬不要碰光,碰光必死”。

彼時,任正非的告誡是好心,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讓光通信盛極而衰,哀嚎遍野,確實是“碰光必死”。但是,堅信光電轉換是未來通信核心力量的周厚健,卻毅然在2002年進入光通信行業。

現在,海信光模塊產業市場占有率居全球第六,國內第一,其中接入網光模塊產品連續8年全球第一,國內市場占有率50%以上。

類似的例子還有智能交通、智慧醫療等等,在海信的演示大廳,我好像看到了未來的世界:智能交通,讓擁堵不再,造就智能城市;智慧醫療,讓醫生可以看到立體的肝臟、血管、腫瘤的圖像,手術可以更加精準……而這些早已經不是未來,而是實現了應用,變成了現實。

 

我一直好奇,為什么做電視的海信,能夠進入似乎風牛馬不相及的光通信、交通、醫療等領域,而且成為了領先者?

9月28日,海信科學探索中心開啟,在參觀其中的“海信歷史文化館”時,我終于明白了,這些領域看似不相干,但是有一條共同的線串了起來,那就是:技術。1992年當上海信前身青島電視機廠廠長的周厚健,從這一年開始每年將銷售收入的5%投入研發,一直堅持至今。

“海信歷史文化館”展出的每一個產品,背后都講的是技術的故事,在這里擷取幾個:

其一,是“信芯”的故事。2005年6月26日,海信發布“hiview信芯”,這是他們歷時4年自主研發、達到同類芯片國際領先水平的一款數字視頻處理芯片,“hiview信芯”的出現意味著一顆真正的“中國芯”的誕生,它標志著“7000多萬中國彩電芯片全部依賴進口的歷史宣告結束”。

 

其二,是“液晶模組”的故事。2007年9月,中國第一條電視液晶模組線在海信投產,打破了我國液晶模組幾乎全部依賴外企的狀況,海信從此實現了平板電視上游產業鏈的突破。這背后,充滿著艱辛,甚至是生死,因為韓國、日本等上游企業已經控制了液晶面板的生產,要再將模組集成,那么中國彩電企業只剩下做“水果販子”一條路可走了。

“不做水果販子,而是要做種水果的人”,是周厚健的名言,也是對“技術立企”最通俗易懂的詮釋。海信做電視,是用技術做電視,所以海信能相繼在ULED、激光電視、疊屏電視、社交電視等方面實現突破和引領。

就在9月19日,周厚健還在青島舉行的“首屆全球激光顯示技術與產業發展論壇”上說,“激光顯示”是其中未來技術最好的“潛力股”,隨著清晰度不斷提高,大尺寸電視會越來越普及,75吋將是激光電視與液晶電視競爭激烈的主流尺寸。

是的,五十年電視行業風云變幻,尤其是技術路線更是歷經多次變局,為什么海信能安然度過,而且越來越領先?秘密就藏在“技術”里。

▌從北坡登上全球之頂

 

1992年,周厚健接任海信前身的青島電視機廠廠長時,前任李德珍廠長有一個“在世界地圖上點一個點”的夢想,現在20多年過去,海信已經在全球擁有14家生產基地、12個研發中心,產品銷往世界130多個國家和地區,海信在世界地圖上哪只是點一個點,而是點出了無數個點。

海信集團品牌管理部副總經理朱書琴向我展示了9月初在德國柏林IFA展上的海信展臺:Hisense、Gorenje、ASKO三個品牌依次排開,但又完全互通,海信在全球化的大舞臺上已經形成品牌集團軍作戰。

攀登珠峰有兩條路,北坡難、南坡易。在中國企業全球化之路中,同樣有北坡和南坡兩條路徑。OEM,即為國外品牌做代工的方式是南坡,雖然可以迅速實現規模,但是卻沒有后勁,大而羸弱;自主品牌,是北坡,雖然初期艱難,因為要直面用戶,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中搏殺,但是一旦立住了品牌,就贏得了未來。

海信的出海,就選擇了自主品牌這條最難的路。因為要打響自己的品牌,所以必須走本土化的研發、本土化的人才、本土化的經營,這種本土化的路線,讓海信能夠從客戶中來、到客戶中去,形成了全球化運轉的閉環。

最讓我觸動的,是全球化的品牌塑造。在參觀海信公司的時候,到處可見“2020歐洲杯全球官方合作伙伴”,海信依靠對國際體育賽事的贊助,在全球打開了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朱書琴講了一個故事,海信在2016年贊助歐洲杯,決賽那天晚上正好是海信法國公司成立一周年,在當晚的慶祝活動參加者中,有一位老者是法國最大的連鎖店老板。之前,海信想見其一面都很難,但是這次他卻是主動要求參會。這位老者對朱書琴說,你們贊助歐洲杯的這些動作,讓我對海信有了信心,因為你們是真正做品牌,而不是來玩票或者隨便做做就走的。

海信的法國售后負責人說,贊助歐洲杯至少讓海信省去了和法國消費者四年的溝通成本。此言非虛,顯示的是品牌的力量。當海信出現在歐洲杯的賽場上,此時無聲勝有聲,省去了很多主動介紹的工作,會有很多的渠道、用戶……過來主動了解海信的產品、海信的品牌。

這或許也是海信在去年8月能夠擊敗四家競爭對手,將歐洲家電巨頭Gorenje收入囊中的原因之一,成立于1950年的Gorenje是比海信還老的公司,旗下有ASKO等高端奢華家電品牌,在東歐市場更是有30%左右的市場占有率。這樁收購,對于海信拓展歐洲市場,尤其是樹立高端品牌大有助力。

海信從北坡登頂全球之巔,也決定了其必須要忍受更多的非議。在8月9日海信公布2019半年報后,就是如此,外界將海信的凈利潤下滑歸結于海外市場的拓展,如對東芝影像公司的整合以及贊助歐洲杯的投入上。

其實,這些人哪里知道海信在全球化中的拓展本源。穿過這些投入的迷霧,海信在全球正在通過收購整合和品牌發力,厚積薄發地向更高的目標攀登。

就像國慶期間熱映的《攀登者》里所講述的,“珠峰北坡,人類從未登頂”,這中間的酸甜苦辣,這其中的艱難困苦,又豈是外人所能了然,一切故事都值得銘記。

▌海信沒有秘密,如果有,就是“長期主義”

企業和人一樣,都是有基因的。根植于齊魯大地的海信,自然也凝聚了齊魯文化的基因。

海信集團總裁賈少謙說,山東人扎實、忠厚,不輕言放棄,有韌性,而且舍小己而逐大義。這像極了海信。無論是參觀、體驗,還是和海信的高管和員工交流,我感受到的,都是這樣。

山東大學在研究海信的時候,提出了一個詞:“慢動量”。雖然看起來沒有那么快,但是始終在持續增長,時間長了就沒有那么慢。

是的,如果看看海信的增長曲線,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這一點。從1992年到2018年,海信的增長曲線,雖然沒有爆發式,但是也沒有大起大落,穩健增長,實在是一條漂亮的曲線。

如果將海信比作一個人,我覺得是《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忠厚老實,言出必踐,大巧若拙,大智若愚,終成“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大英雄。

或者,海信也像是同為山東人的黃渤。貌不驚人,但是卻質樸自然,靠著自己的專注、踏實和努力,成為耀眼的明星。

細究起來,海信有秘密嗎?其實海信沒有秘密,海信對技術的堅持,海信對風氣的苛求,海信對長線的執著,其實就是回歸商業本質,做企業本應該做的事情。

如果說海信有秘密,我覺得是“長期主義”。最近一篇《真正的高手,都是長期主義者》刷屏,海信不就是“長期主義者”的典型案例嗎?

長期主義者,一定不是投機主義者。在當年互聯網思維、風口論盛行之時,周厚健說,“我從來就不認為有什么互聯網思維,就一個思維,就是市場經濟思維。” 即便外界認為互聯網思維正嚴重沖擊海信的時候,海信也沒有惶恐和焦慮過,一直非常“淡定”,始終按照自己的節奏在走。最后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風有起也有停,風停了沒有內功的豬摔得很慘,而堅持自己節奏的海信卻越飛越高。

長期主義者,一定不是速成主義者。在家電的發展史上,有過多次“價格戰”,有的品牌用降價來擴大地盤、實現速成,絕大多數國產電視被迫跟進降價,但是周厚健卻堅定地說“我不跟他,一跟就進入了他的邏輯,死定了。” 不降價的海信,確立了自己的邏輯,那就是“技術立企”,海信用面向長期的技術,突破了降價的圍堵,走出了屬于自己的更廣闊天地。

長期主義者,一定不是短期主義者。青島江西路11號,是海信的電視機工廠,后來改為研發中心。在搬遷后,海信放棄了開發地產的十幾億商業利益,將這里變成了海信學校和海信科學探索中心。這一舉動看似是海信的損失,但是長期來說,海信學校和海信科學探索中心為青少年教育助力,海信的品牌贏得了尊敬,海信實際上贏得了長期的價值。

這讓我想起非洲尖毛草的故事。非洲大草原上生長著一種名為“尖毛草”的奇特植物。在它生長初期,大概6個月的時間里,尖毛草長得很慢,露出地面的高度一直保持在1寸左右。從表面看,就像進入了停滯期。但是,一旦雨季來臨,它就會像從冬眠中驚醒了一般拔地而起,瘋狂生長。1天內甚至可以長高0.5米。只用短短幾天,它就能超越其他競爭者,成為“草地之王”。

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在看似無所作為的半年時間里,尖毛草并沒有閑著,而是向下倒生長,它的根系不斷向深處探索、擴張,原來尖毛草后來的爆發都是來自起初這種默默的蓄勢。

尖毛草的“倒生長”是“長期主義者”的最好詮釋,“長期主義者”不為短期利益所誘惑,不為投機風口所影響,而是越過現在,放眼長遠,現在的蓄力是為了長期走得更遠、更快,慢慢來比較快。

賈少謙在交流中坦言,海信完全可以發展得比現在更快。扎根于穩健而扎實的文化,蓄積50年“倒生長”之勢,未來的海信之爆發幾乎是可以肯定的,一切都值得期待。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4FRMJOwr8WEKibbZIyALcOukpxyRyIwlJj97FlZUca9blQbkq16MhQTVQmWJnZwicegse7icEDJguD1Kf2aBibDE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