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山如海,殘陽如血——2019.9 狼塔之路(二)

    到達了出發起點,我們按預先制定的計劃,由軍哥帶頭,由于大家剛下車,都處于興奮狀態,雖然都背了五六十斤,但來自各地的強驢們,體能充沛,一個跟著一個,大氣不喘地一路快速往前挺進,大約半小時后,一條波濤洶涌,大水翻滾地河流擋在了我們面前,我們側身往山上一看,有一條不明顯的路跡,隊友山峰先側了上去,觀看地形,確認前路可走,于是大家紛紛切上了小路,但是上了這條路就是狼塔給我們的第一個下馬威。

 

       不一會我們就切到山體拐角處一制高點,走上去一看,路向下,但是這個坡非常不好下,一是陡,二是窄,三是在它既窄又陡的同時,它外側朝坡一邊傾斜,并且路面光滑;如若走上去腳支撐不住,一定會發生滑墜,但是我們走到這里來了,又不得不從這里下去,真是考驗人的心理能力以及真實能力啊,(實際是我們進山初遇到沒走過,狼塔后面這樣的路不計其數,而且這只是開始的一個毛毛雨),于是大家硬著頭皮下,我兩手駐著登山杖先走了上去,一步一趨地往最光滑的路段接近,我很清楚背上背負著沉重的大包,容不得自己有半點差池,不然這個包的慣性會讓自己任何一個小失誤都付出代價,我一步一步試探著往前走,為了避免滑墜,身體重心曾一度壓到兩只腳完全彎下,但沉重的包在彎下之后瞬間把腿壓得發麻,感覺身體支撐不住,但還是拼了命頑強地將身體一動不動地定住,曾有那么一瞬間想一閉眼直接滑下去一了百了,但還是用盡力氣,平衡身體,小心翼翼地通過了最光滑的路段,通過之后,如釋重負,回首望去,身后的小伙伴們依然備受著煎熬,但最后大家全都緩慢通過了這一路段。

        (此路段實際非常陡也很滑,外側向坡的方向傾斜,照片根本拍不出,實際通過十分危險,手也沒有地方抓,內側的石頭和籬笆都是松的,只能使勁力氣定住身體一步一步往前探。)

        

        (老陸坐在地上,雙手抓地,在判斷著怎么下山,旁邊的四海和金哥也在為下坡出謀劃策。)

        

        (不動哥夫妻倆利用登山杖嘗試探索著下山,從他們這角度看得出隱約地陡峭感。)

        (先下來的我們休息等待,我在那個下坡耗費力氣已經精疲力竭。)

       我們繼續往前,前面的路比較平緩,但是我花了3000大洋買的scarpa牛皮重裝旗艦鞋,不動哥說這是一雙可以踢死牛的好鞋,當初在眾多徒步鞋里買它,只因為它說了一句,他們生產的徒步鞋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鞋,一只足足780克,穿在腳上是重得不行,由于特意為來狼塔而買,也沒磨合過,這雙重重地笨鞋在第一天徒步,真是讓我吃盡了苦頭,腳步怎么都邁不開,一度懷疑自己體能有問題,我調整步伐跟著隊伍。

    走著走著來到了一條支流,靜靜地水,緩緩地流淌,觀察地形,側山無路,也無法繞過,看來,必須是要躺過去了,好在我從小生長在河邊,各種大浪小浪里都曾游過,我不怕水,大家選擇了一個水比較淺的位置,紛紛卸掉包,脫掉徒步鞋,換上溯溪鞋,將徒步鞋掛上了背包。休息片刻后,我背起背包一腳踩進了河里,擦,一股透心涼從腳底瞬間蔓延至全身,這來自于天山冰川雪山融化下來的水簡直凍得讓人刺骨,就感覺像冰條鉆進了骨頭,但是過河的目標更加強烈,也不管腳怎么冰,我一頓猛踩,幾秒鐘就通過了過去,然后回頭看看隊友,大家表情各異地在河里走著,因為有水流,雖然不大,但第一次下水有的還是放不太開不太敢走,有的被臺河的水冰得手舞足蹈,在此容我笑一會。

       躺過第一道河之后,我們就頻繁地穿梭于臺河之中,但是穿上溯溪鞋(一只僅有200g)的我,感覺腳下如釋枷鎖,行走起來是如此地輕松,我就像放飛的小鳥,一路輕松地超過了眾多隊友,往前而去,不一會,我就變成了火車頭,執掌著隊伍的速度,直到我們躺完臺河,換上我那雙重重地笨笨地徒步鞋,中間沒有人超過我。

            過完臺河后,坡度開始有所增加起來,我們開始爬坡,這時候,不動哥和蘋果姐,本次隊伍里年齡相對比較年長的眷侶,以及軍哥,走在了前面,穿上重重地笨笨地徒步鞋之后,我又像腳上戴了鐵鏈,成了泄了氣的皮球,而反觀他們三個走得一路順風,撒開腿繼續往前走,我爬過了一個十米小坡的溝,感覺走不動了,由于已經行進到了2500左右的海拔上,雖然不算高,但還是怕因為累而引發高反,于是找了塊大石頭,把背包解開,停下來休息,補充了點食物,喝了兩口水。我想,反正后面還有很多人,不怕,我就這樣一走一歇地在路上慢慢地搖著,時不時也會回頭看看后面的隊友,跟在我后面的是老男孩,和我一樣,步履蹣跚,汗流成河,駐著雙杖,累成狗,但仍在使勁地堅持,看著他也很累,我心里平衡了很多。

        

        我們一路往前,走著,走著......翻過了石海,跨過了獨木橋,穿過了河流,走過了黃土沙坡,行走在了高山草甸,蘋果姐,不動哥,軍哥三人離我漸行漸遠,老男孩被老陸超過了,我也被老陸超過了,老男孩第二天爬達坂在快要到頂的時候也被老陸超過了,估計老陸在老男孩眼里就像神一般地人物從他的全世界路過,太陽也漸漸下山了,我挺著毅力往前,不知何時,追上了不動哥,蘋果姐,老陸,軍哥。在一條岔路面前,老陸,軍哥他們選擇下到了河流,我跟著不動哥,蘋果姐三人走上了河流上的高山草甸,我們兩老一少三人成了個小隊伍走著,他倆在前面,我在后面,突然,不動哥說了一句“老夫走不動了”,我心正想終于走不動了啊,跟著你倆累死我了,然后他停在原地不動,但沒想到的不動哥向我招手,說:“你上前帶帶節奏”,本來我也走不動了,但不動哥這么一說,心想,男人,氣質不能輸,我說:“好!”一咬牙我走了上去,他們也跟著我后面,我們三人就這樣走著,走了不知道多久,慢慢跟河流下的老陸,軍哥會合了。

        

        看著遠方,有一頂帳篷,對了下海拔,2800,離預定營地2880,還有100的垂直提升,想著我們的扎營點可能是那頂帳篷處,但是憑個人經驗看坡度的提升,那個地方不夠提升到100,就先當哪里是營地吧,總得有個目標讓自己繼續前行,但這時候的我,已累成了狗,就想著快點扎營休息。

        過了不知道多久,終于來到了這頂帳篷這里,上去跟小伙伴打個招呼,他告訴我們他是下撤隊員,問他為什么下撤,他說鞋子脫膠了,不能往前走了,我們問他,這里是不是營地,他說不是,我們明天的路程很長,要翻越白楊溝達坂(3850米),建議我們繼續往前走一段再扎營,并把前面的一些路況簡單給我們說了下,這小伙伴非常熱情,耐心地跟我們打招呼,相互問候了很多,心想,小伙真不錯,可惜無信號,不能留下微信交個朋友,戶外驢友就是這樣,萍水相逢,卻感覺一見如故。

(留了一個鏡頭照)

        聽了他的建議后,我們先頭部隊決定往前再走一段后扎營,為明天的行程節省距離及時間,今天走下來的路就是明天少走的路,憑借這個信念,我們告別了他,繼續往前去了。這此后的一段距離大概不到3公里,卻成了我的萬里長征。

        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蒼山如海

        殘陽如血

        ......

        (未完,待續)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moZMvKPW5tanAQDXEg5n3UZBG1CDDDr51IBtfnSouh0n24WZFeQ4Qia0zrTQBxXhJR3odgiazADd3P6oz01lVH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