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隊的菜園

連隊人家,幾乎每家房前屋后都有菜園,我家一樣。

我家從前住在164團老六連連部東邊。從南邊第一排房子往北數第二排房子中間的位置,門前有一片樹林帶和一條東西走向的公路,過了樹林帶往南就是一個大坑,當時備戰備荒為人民,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時挖的地道口就在這里。

連隊當時都是排排房,一排房子住七八戶人家,其中有兩戶房門朝北開的,我家門是朝南開的,屋后就是門朝北開的人家門前,因此只有門前一片空地可以種菜。

老媽不會讓空地閑著,利用空閑時間挖地、撿碎磚塊、石頭雜草,耙平培梗、挖溝起壟,撒上菜種子,用樹枝、柳條、葵花桿、包谷桿扎成籬笆,一個菜園即告完成。

菜園不大,也就二三分地,一家的時令蔬菜便有著落,餐桌上便有了五顏六色,多了還可以贈送老鄉左鄰右舍。我們放學回來,有時候也到菜園里幫著老爸老媽干點雜活。

畢業到了師部工作以后,每天在水泥森林中行走,覺得自己就像一葉扁舟,很是疲憊。每每從街上買回大棚蔬菜,放在家里不到兩天就爛成一灘雞屎,偶爾忍不住罵娘,罵歸罵,不得已還得吃,吃飽了喝足了才有力氣罵。再說草民一個,罵幾句也就完事,屁事不頂,罵完以后也越發懷念家鄉的菜園。

小時候連隊的各家各戶的菜園里種有各種蔬菜。

春天有韭菜、皮牙子、小蔥、菠菜、萵筍、油麥菜、青菜、小白菜。

到了夏天秋天有苦瓜、莧菜,有西紅柿、黃瓜、豆角、包包菜、花菜、香菜、洋蔥、絲瓜、紅蘿卜、 白蘿卜、芹菜、薺薺菜。

印象最深,吃的最多的是連年生的韭菜。

初春的時候,院子里的雪還沒有化完,老媽就到院子里找到去年種韭菜的地方,地方不大,大概有6個平方,把上面的積雪清理干凈,蒙上塑料布,沒有白塑料布時就蒙上黑的。

這樣20天以后,外面積雪還沒有消融,春寒料峭,我家的韭菜都綠油油的可以割了。

老媽烙的韭菜盒子,里面放點雞蛋花、小蝦米,外面焦黃流油,里面鮮香,我一口氣可以吃四個。包韭菜餃子,或者韭菜炒雞蛋,韭菜炒粉條,都很好吃,對于吃了一個冬季的老三樣的(白菜、洋芋、蘿卜)的我們,很解饞的。不過不能多吃,盡管滋陰壯陽,可吃多了傷胃。再說吃了菜盒子不漱嘴,菜葉卡在牙縫里很傷大雅。

大概是90年吧,連隊張校長家搬到團部教學去了。他家住的是兩間房子,關鍵是他家住我家后排房子的最東頭。

住在最東頭的人家,可以自己在東頭接上幾間房子。我老媽和張校長老婆周桂蘭關系好,她把這個信息透露給我媽。我媽聽后都動了心思,因為我和弟弟妹妹都已經長大,一間房子實在沒法住了。

老爸脾氣不好,嘴硬,可是一遇到要去出門辦事的事情,全讓我媽出頭。我媽氣的當著我的面埋怨我爸好多次:“人家別人家出頭露面的事情全是男的,你可倒好,你平時的能耐威風哪里去了?”我老爸這時知道理虧只是嘿嘿嘿笑。

那個時候連隊住一間房子的人家不少,房子屬于很緊俏的。

連長那個時候在連里就是土皇上。記得剛開始搞兩費自理土地承包的時候,有一年開職工大會,連長在會上說,連里的職工我讓你拿上錢,你就可以拿上錢,我讓你拿不上錢你就拿不上錢。我當時一聽,這連長太牛逼了,當時的環境也就那樣。我們連當時那幾年包地不虧的職工都是和連長家關系好的。

父母都是老實人,平時見著連長都是畢恭畢敬的,逢年過節還硬著頭皮去走動,給連長家送個雞煙酒什么的,拿老爸的話說和領導搞好關系不會吃虧。我當時覺得老爸很傻,自己家喂的大公雞都不舍得給我們吃,干嘛送給別人。

老爸老媽商量了兩個晚上,才定下來給連長家送兩只雞,再給連長家一人納一雙布鞋,布鞋千針萬線的,都是利用空閑時間納的,沒有辦法,為了房子。

搬到連隊后面一排房子的東頭后,前后都有院子,很大,我估計可能有1畝地院子。

母親把前面院子全部種上了蔬菜,后面的院子,前半部也種上蔬菜。

院子的后半部讓老爸都給種上了楊樹,母親一看到這些楊樹就嘮叨父親:“別人家的菜地種上蔬菜貼補家用,改善生活,你可倒好,種上楊樹,這些楊樹能吃能喝?”

嘮叨煩了,父親扭頭脖子一梗瞪眼:“婦道人家知道什么!”母親便不再吭聲。

記得有一年夏天,中午納涼,父親赤腳站在楊樹下喜滋滋的拍著這些碗口粗的楊樹,對我和弟弟說:“等你們高中畢業,這些楊樹也成材了,可是當檁條椽子給你們兄弟倆蓋房娶媳婦了,就在咱家房子東頭一人給你們蓋兩間。”父親眼神里都是自豪。

樹成才了,可以蓋房子了,弟弟卻去了天國。

家里遭此變故,舉家遷往九師。

父親在院子種的楊樹,搬家時全部伐掉,裝了一八平車,掏了80元運費,從164團六連拉到額敏郊區鄉五一二隊一個老鄉的院子里,放了大半年沒有人要,最后三百元賣掉。

當時父親還在世,不知道他辛辛苦苦種的楊樹,落到如此結局做如何感想。

俗話說:“一畝園,十畝田。”家里的菜園不大,活不少。

種菜是要下力氣費工夫的。翻地、平整、扒埂、踩畦,一定要修得平平整整,澆水才能澆得均勻。用鍬刮,用手撿,用耙子摟,土地平整細碎,地里不能有大坷垃,碎磚頭,小石子,因為這些會壓死幼苗。

播種時,開溝培埂揚上一層糞,開上一道溝,撒種子或者窩種。等菜苗出來以后,還要施肥、澆水、除草、松土、殺蟲,苗稠了,還要剔苗農家活哪有輕松的。當然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一個綠油油的菜園子看著就讓人心情舒悅。

菜園要是荒蕪空著,怎么看怎么難受,就像連隊的二流子,每天在連隊晃悠不干活,讓人看著不舒服。

小小的菜園就可以看出誰家勤,誰家懶。誰家的菜園子要是雜草叢生會被連隊人看不起說閑話的。

樹林一大什么鳥都有,有的人家菜園荒蕪著,嫌菜園太大,有的人家勤快,又嫌菜園太小。

畢竟連隊勤快的人多,正好那時候連里地多,大概是85年后,連里決定在連隊蘋果園南面,每家給劃了三分地當菜園。

自從連隊劃了公共的菜地后,菜地就像連隊夏收的大場一樣熱鬧起來:誰家兩口子昨晚打架了,不知道哪個光棍昨天聽新婚夫婦的墻根了,誰翻誰的院墻偷誰的雞了,誰幫誰澆水晚上澆到一塊去了,誰半夜敲寡婦的門了,誰給老婆說幫老鄉澆水最后半夜跑到養蜂的帳篷里了,誰把誰家的狗偷吃了,說的人眉飛色舞,聽得人津津有味。年輕人光棍們沒事都喜歡往菜地跑,那個時候連隊沒有什么文化娛樂,男女之間的葷故事最能吸引年輕人。

澆水是個煩人的活,特別是到了旱年,家家戶戶的菜園葉子都耷拉著,有的卷曲發黃變脆,葉子放在手里一捏就碎了,都急著想早點澆水,可是得一家一家輪著來。有的人家等不及,趁著你不在的時候把你的水壩豁開個口子,等你發現沒水時,他家的菜園子已經澆完了,你去找他理論,他說你自己的壩不打結實,自己沖垮了還賴別人,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偷水了,讓你氣的肚皮鼓鼓的坐青蛙狀。

種菜的和做人有很多相同之處,蘊含著許多做人的道理。

人是什么年齡干什么事,少年人干老人干的事,別人說你老氣橫秋,老人干少年干的事,別人說你老不正經。有的菜看著外表光鮮靚麗,枝葉繁茂,可是果實很小,就像有些人空長著一副好皮囊。

有些菜外表看著不起眼,可是挖出來一看碩果累累。

菜園是什么季節種什么菜,哪幾樣菜套種,既能增產又不相互影響,哪些菜喜水,哪些菜喜陰,哪些菜喜光。

農諺說“土豆開花,壟溝摸蝦”,也就是說土豆開花時節,水灌得越多越好。

土豆間可以套種茼蒿、小白菜等葉類蔬菜。

芹菜、黃瓜喜水,黃瓜最怕重茬。

甜瓜怕水,成熟后,澆水多,甜瓜就會自動開裂,因為甜瓜糖分高,這時候螞蟻耗子,還有其他不知道什么昆蟲,都會來品嘗甜瓜美味。如果你的菜園子籬笆扎的不嚴實,菜園里發黃剛熟的的甜瓜、西紅柿幾乎都被雞、鴨、狗、螞蟻、蜜蜂和耗子給嘗了鮮,讓你干瞪眼。

夏天,中午炎熱從地里干完活回來,口干舌燥直奔菜地,如果發現一兩個紅的西紅柿,一根脆津津綠油油毛茸茸的黃瓜,那是很解饞的,當然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不等西紅柿紅透就摘著吃掉了,有時候還可以吃上幾顆酸甜的黑豆豆。

 

我家還種了幾棵黃西紅柿,又大又面,酸甜酸甜的,長得像小李瓜那么大,我和弟弟妹妹經常到地里先找黃的吃,可惜現在大黃西紅柿都絕種了。

栽西紅柿秧,要像架豆角秧那么高高地架起來,不掐尖不打蔓,任西紅柿秧隨意生長。葫蘆、絲瓜、黃瓜、也要搭架子的,每年老媽都會砍些樹枝來搭架子,用來搭黃瓜、豆角、西紅柿、葫蘆瓜的菜秧子。

老媽摘蔬菜時也會留下一些個大,品相好的西紅柿、南瓜、黃瓜,成熟以后不舍得吃,留做來年的種子使用。我們有時因為貪嘴而摘了做種子的西紅柿或者小李瓜,也少不了聽幾句老媽的埋怨。 

立秋以后,老媽就開始用剪刀把豆角,茄子、西紅柿、紅辣椒、葫蘆瓜、絲瓜剪成一道一道的曬干。

或者在房墻屋檐下朝陽的地方掛上一長串大蒜、紅辣椒,很是賞心悅目。 

這些被曬干的干菜,留著冬天吃,味道好極了。

種菜的樂趣不僅僅在吃菜上,更在侍弄菜的過程中。你看著這小小的菜苗,在你的精心侍弄下一天一個樣,說不出的成就感。

每天沒事到菜地轉轉,拔上幾把地里的草,聽幾句職工家長里短的閑話,或者消息靈通人士發布的國家大事,團里連里的奇聞異事,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摘幾棵新鮮的辣子、西紅柿,拔幾棵大蔥,小白菜回去就是三個菜,大蔥炒雞蛋,西紅柿辣子炒雞蛋,爆炒小白菜就是一頓佳肴。

種菜不僅鍛煉了身體,自己可以吃上放心蔬菜,就連種菜的忙碌辛勞也變成了一種生活的享受。當然種菜是一種休閑娛樂,你如果以此謀生那就另當別論。

國企改革,身份置換,我來到了168團16連(原169團6連),連部里有幾畝地的菜園子圓了我的菜園夢。

六連是個好地方,來報到這天是個黃昏。

夕陽西下,牧場里的牛馬羊被金光籠罩,牧場是靜靜的,騎著馬兒的哈族小朋友正在往家里趕著牛羊,牛羊蹄子踏起的灰塵在空氣中彌漫著。

薩拉依敏河蜿蜒向西,水質清澈,靜靜流淌,連隊每家屋頂上空炊煙裊裊,真是一幅完美的田園牧歌圖。

     如同詩詞描繪的那樣:排排壟條生新碧,片片菜畦點墨玉;青山倒影留將此,綠水奔流瀉于茲。

夕陽下六連,美不勝收,我一下就愛上了這個地方。這里水草豐美,植被茂密,樹木很多。

野雞明目張膽穿過馬路,到了晚上野公雞母雞對唱情歌,讓你浮想聯翩。斑鳩貓頭鷹站在樹枝的縫隙里靜靜的看著你,喜鵲每天在枝頭上嘰嘰喳喳。

每家每戶房前屋后都是菜園子。到了秋天,院子里的黃元帥、冬蘋果、海棠果紅艷艷的在藍天映襯下格外耀眼。

據說到了冬天,北風呼號,大雪紛飛,狐貍沒有吃的就跑到連隊院子里偷雞,也不怕人,你走兩步她走兩步,你不走她就坐在地上氣你,讓你無可奈何。

連隊的菜園種有黃瓜、豆角、萵筍、辣子、西瓜、甜瓜、小李瓜、南瓜。

在辦公室坐久了渾身僵硬,到菜地去拔拔草澆澆水,活動活動筋骨。

看看蜜蜂在花叢中飛舞,蜻蜓在空中表演特技飛行,蝴蝶在煽動艷麗的翅膀,螞蟻忙忙碌碌的在搬運東西,煩躁的心就平靜下來。我有時候晚上不想吃飯了,就到地里摘幾個西紅柿或者黃瓜,一頓晚飯便有了著落。

到了八月份豆角、西紅柿、黃瓜、辣子一下來,吃不完,連里的人誰想吃了,誰來摘幾個。

現在有條件的城里人都在郊區買一個院子,自己種上瓜果蔬菜,喂上家禽。周末了開車拉上一家老小,回到郊區享受生活的美好。

等我有錢了,也到鄉下去買一處院子,開辟一個菜園,養上雞、鴨、貓、狗、兔子,喂上豬,種上蔬菜和果樹,全是放心食材,想想都挺美。

       作者簡介:張云峰,筆名(山抹微云)。崇尚真善美,追求自然簡單的生活,喜歡唱歌、寫作、攝影、鍛煉、旅游。人生格言:走自己的路,給周圍送去溫暖和光亮,以積極向上的心態,面對未知的未來。

長按二維碼,請多關注。與你同行,用自己的心感悟世界,用自己的語言發聲。誰的人生不是一路風霜雨雪,獨自前行,堅持就是最好的風景。

                           

                                   

   看完如果您覺得還行,麻煩點個贊!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lyJK9OLeF2pdaoCqpld4icuUN95C371NXK4miccAGhcibick07UurvlmQadTXCMhL5mDUAQTgHbt5D6kpibyIpPum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