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屠夫殺妻

在前清的廣東龍門縣境內曾發生一起殺妻又兼換妻的奇案。案情本不算特別復雜,卻差點冤殺無辜。

在龍門縣有個名叫溫司敬的青年,娶了同鄉林貴的女兒為妻。新婚不過數月,林貴染疾,妻子林氏要回娘家探望父親,溫司敬也相伴而往。行至中途,弟弟溫司禮急匆匆地從后面趕來,說母親忽然暈倒在地,要哥哥送嫂嫂到娘家后別多耽擱。溫司敬一想,既然母親突然得病,自己還是先回去看看,就托弟弟代送妻子回娘家。

溫司禮待哥哥去后,獨自送嫂嫂走了四、五里路。林氏看看離娘家只有數里之遙,便對溫司禮說:“此去沒有多少路程了,小叔請回吧。”兩人就在路邊分了手。

不知何故,林貴當天左顧右盼地總不見女兒到來。第二天,他又專門派人去接女兒。那人行至途中,想到路旁的叢林中小解,竟發現女尸一具,嚇得他倒抽一口涼氣。等那人心神稍定,僅從衣著認出死者是林貴的女兒,只是女尸無首,一時又不敢確認。

因為這意外的發現,他就一溜小跑地立刻趕到溫司敬家中。豈知當來人問起林氏,溫司敬卻說:“昨天已回娘家,怎的今天又來接人?”來人心中犯疑,向溫司敬講述了途中所見之后便匆匆返回林家,告訴林貴說:他女兒昨天就離了婆家,而途中的叢林里正有一具穿著與他女兒相同的無頭女尸,想必他女兒已經被害

林貴聽了,猶如晴天霹靂。好端端的女兒,出嫁才幾個月,怎的就被溫家害了呢?他想女兒就是有天大的過失,女婿該先來找他這個丈人,怎可這般兇狠,下此毒手!又痛心又憤恨的林貴即刻帶病上了縣衙,以新婿殺死女兒告到官府。

縣令派人查訪后得知事發之前溫司敬已先行離去,相送林氏的是小叔溫司禮,就將溫司禮拘到。嚴刑審訊,因為沒有第三者在場,溫司禮當然有口難辨,加上嚴刑難熬,只得誣供道:“自己欲逼嫂嫂非禮,嫂不從,才將她殺了。”問到為何尸體無頭,他則胡亂說也許是被虎狼吃了。

縣令按溫司禮所供,將案子定了準備上報,一位精細的幕僚又將案卷從頭看了一遍,覺得案中可疑之處甚多,特別是人頭被虎狼吃了一節極不合理。他勸縣令將此案暫時壓上數日,容他親到鄉間細細察訪之后再作處理。

縣令見他說得有理,也就同意了。這位幕僚在察訪中得知,有個叫麻子成的屠夫于林氏被殺之日起不知去向,覺得案中有案,就在回稟縣令時說:“此案必待抓獲麻子成,方可窮根究底。人命關天,切切不可草率。如讓兇手漏網,死者含冤,他日實情重見天日,則恐大人官位難保。”縣令雖然斷案糊涂,卻也不剛愎自用,聽了幕僚的一番勸誠,即遣幾名能干的差役,四出察訪,終將麻子成扭獲到案。

此人以屠豬為業,滿臉橫肉,蠻勁十足,卻又頭腦簡單,不善狡辮,縣令稍加詰問,他就張口結舌,供出真情。原來麻子成原有妻馬氏。生性潑辣強悍,從不把丈夫放在眼里。蠻悍的麻子成豈能容忍,早就想殺了馬氏,只是沒有下手的機會。

那天黃昏,他在途中遇到獨自趕路的林氏,見林氏身材、年歲都與妻子相當,覺得機會千載難逢。他從背后用布巾突地塞住林氏的嘴,另用腰帶反縛其手,拉回家中堆放雜物的房間,將其衣著脫盡,反鎖在里面。出了堆放雜物的房間,痳子成尋得妻子就一刀殺死,并砍下頭來就地埋了。然后,為無頭尸體換上林氏的衣著,將尸體拋于路邊的叢林之中。

他臂力很大,作案干凈利索,加上天色已晚,自然無人發覺。待到一切都處理得妥貼,麻子成這才逼林氏穿上妻子馬氏的衣衫,帶著她連夜出逃。當被埋人頭從所供地點掘出,這件殺妻換妻的案子才終于真正得以破獲。案結后,溫司禮無罪釋放,林氏也判歸原夫溫司敬。

(圖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推薦閱讀:

民間故事:尼姑騙奸

民間故事:嬌妻救夫

民間故事:秀才作弊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EBmC9ibTniadFV5vEzwMmBf9lcFWP1hVsB1eV0BXc08VKX5j1xCcicqdLQFY4uW92icH4Yk68A3Y2brwscDYhhE5jw/0.pn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