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那些不為人知稀奇古怪的事:44號

唉,最近身體不好啊,醫院常客了。家里人都是我遇上不干凈的東西了,我個大老爺們才不信呢!

最近太累的緣故把。

拿好藥水,我到了掛水的地方,因為放假好多護士都放假了,誰叫我們這里的醫院太小了,幾倍的加班費可付不起,這不留了幾個年紀輕,一看就沒經驗的小護士,和幾個老的快掉牙的,快退休的護士,就沒什么人了,整個掛水的地方,也沒幾個人,也是,你看誰會在這時候生病啊!生病也不回來這種鄉村小醫院。

”44號,來掛水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催著。

“什么人啊,給我44號,這么不吉利啊!算了。

 

我踱著步子到了臺前,一看是一個很老的護士,我腦子里突然覺得她怎么像鬼故事里說的老鬼啊!她配著藥水,那雙蒼老的手讓我覺得像枯樹枝,加上本來就沒幾個人,我想想就心慌。

出什么神啊,難道你怕打針不成,這么大的人,還是個男人嗎?

老護士齜著嘴說。

被她這么一說,我剛才的想法全沒了,伸出手,護士便拿起針輕輕一挑,就好了。

說實話這個老護士的技術比其他任何的護士都好,一點也不疼。我稍微對她笑笑。

“年輕人,你就坐在我看的見的地方,不要隨便走,聽到沒?”老護士突然說了一句。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起來了,“為什么?”

那老護士轉了一下枯黃的眼球,說:“有什么事可以照應一下,你是病人。”

我這倒樂了,這醫院的服務態度好了不少啊!

我也沒計較什么,就坐在老護士值班位置的邊上。老護士繼續她的工作,過了一會好像有個病人那里出了什么情況,老護士被家屬請去看看。這邊就剩下我一個了。

說來也怪,少了老護士我真覺得有點害怕,以前常聽人說醫院時最容易見鬼的地方,算了我都不敢想了。正在我神游的時候,突然有人喊了一聲,“叔叔,醒醒,有個阿姨水掛完了,幫我叫護士阿姨來拔針吧。”我一嚇,但是發現是個小女孩,也就沒多說什么。

“那個阿姨在哪一間?”我好心的問。

“諾”小女孩指了一下,我順著她指的地方看去,在前面的一間病房里。

我跟著她一起走過去,當然手里舉著個鹽水瓶,別提多辛苦了,走到快到那病房的時候突然覺得背后陰風一陣,我打了好大一個寒磣,差點把鹽水瓶抖掉,回過神來發現小女孩不見了。

“我見到鬼了。”我腦子中一下子反應過來,我嚇得立馬掉頭。

只覺得褲管被什么抓住了,我嚇得大叫,“姑奶奶啊,我這輩子沒做什么壞事啊,別來殺我啊,欠老王家的5角錢,我掛完水就去還啊,求求你了啊!”我腿都得很厲害。

“叔叔,你慢死了,我媽媽水快掛完了呀!”我回過頭,發現小女孩正望著我呢,我摸摸小女孩的臉,原來是熱的。

 

別說剛才正把我嚇死了,我好不容易定下神來,跟小女孩進了病房,發現病床上一個人也沒有,頓時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

“叔叔,你看阿姨躺在床上,鹽水瓶里沒水了,快叫護士來拔針吧。”

我又瞪大眼睛好好看了一遍,真的一個人影都沒有啊!心里一個疙瘩,然后我結結巴巴的說:“叔叔幫你叫護士去啊,你跟叔叔一起去啊!”小女孩點點頭,我馬山掉頭朝護士臺走,不對應該說是跑去。正巧看見老護士在整理藥水。

看我這副模樣,老護士猜到什么了。

“年輕人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老護士很鎮定的問“不,不我是沒看到什么……不對是快看到……,小女孩看到了,我沒看到。”我指指邊上的小女孩。

“哦,那我的孫女。你剛剛去了哪里?”護士接著問“那邊一個病房。”我指了一下。

“好小伙子,果然啊!你命大啊!”老護士一雙蒼老的眼睛突然放光了一般。我更是納悶。

“小伙子,我跟你說件事吧!”我點點頭。

“就在四年的今天,有一個大肚子的女人來醫院,她哭得很厲害,說孩子他爸爸和別的女人走了,她想打掉這個孩子,我們勸不了她,只好幫她打掉孩子了,過后給她輸液時,不知道她對某種藥水過敏,你也知道我們這小醫院醫療設施不行,最后那女的死了,死在了你指的那間病房,當時她的病號和你一樣是44號。

 

之后每年的今天只要拿到44號牌子的男病人都會莫名其妙的死掉,你是這四年來唯一一個逃過的人啊!之所以我孫女能看到她,是因為她和她打掉的孩子是同一個父親。唉,作孽啊,我女兒生下她就去了。這就是因果報應啊!”

我聽了震驚極了,急忙問:“那女人叫什么名字?”因為我想起來四年前失蹤的姐姐,我多害怕護士說出陳美這個名字。

“叫陳美。”我一下子呆掉了,真的是我姐姐。鹽水瓶硬生生的砸在地上碎成碎片,血液一滴滴流淌在地磚上。

“怎么了,小伙子,嚇到了是不是。”老護士馬上拿來止血棉簽,和消毒酒精。

我不顧一切,沖到了那間病房,可是我依然什么也看不見,我跪在床邊上,大聲的哭著,怎么也止不住。

老護士被我的舉動嚇到了。也跟過來,問:“怎么了?你怎么還來這里啊!快出去,逃得了一次,不一定逃過第二次,可是只有我知道,從小比娘還疼我的姐姐是不可能傷害到我的,她一定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

我正想著,突然小女孩說:“阿姨說叫你到梅花新村206幢的306室拿樣東西。”我立馬知道了,那是最后一次見姐姐的地方。“阿姨走了。”小女孩又說道。我向病房門口望去,希望姐姐看得到我。

跟老護士道別后,我立刻趕到梅花新村,那里現在的住戶聽明我的來意,立馬從臥室取出一個小盒子,說:“自從那天這個盒子寄來之后,我們就沒睡好,里面是一枚鉆戒,說是寄給一個叫陳亮的人,你終于來了,終于可以物歸原主了,還有一封信,我們沒拆過,你看看吧。

 

接過盒子和信封我撕開來看了起來,看完我又哭了,主人被我嚇到了,問我怎么了,我馬上道了謝,就回家了。回去和爸媽說了這件事,爸媽也哭了很久。

姐姐是一個省吃儉用的人,為了我從大學退學打工,在我過20歲生日時,她說等我結婚時一定送一枚戒指給我。

 

只是四年前的一天,姐姐說她去掛水,就再也沒回來過,我們都以為她和別人走了,不要這個家了。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姐姐一直沒忘記家,和我,因為后天就是我和我女朋友結婚的好日子。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cBwV7BEBke8BSSMv6hVbfYW4a8fyQom8zJsbHvkRAGZToBKMKaDhwHSG1VldXTfTfOkEwibMTD9s18Q5RiajV4iaw/0.pn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