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和東晉都組織過北伐,為何最后都以失敗而告終?

在中國歷史上,統一的方向一般都是由北向南,由南向北統一的次數太少了,南宋與東晉也沒有逃脫這個宿命,多次組織北伐,均因失敗而告終。

借用馬云的一句話“成功的原因千萬萬萬,失敗的原因就那么幾條”。東晉與南宋,北伐不能成功的原因,同樣只有幾條。

一、統治集團內部的北伐意志不夠堅決,許多人只想偏安一隅,得過且過

眾所周知,一場戰爭,在意志、行為、組織、目標等方面,要高度統一。一旦出現猶豫不決、縮手縮腳,這仗就沒法打。

南宋與東晉的朝廷,整體上沒有向北發展的雄心壯志。偶爾有幾個跳出來北伐,難以形成主流思想。

以南宋為例。南宋是趙構建立的小朝廷,皇帝是親眼見證過金軍的厲害之處的。趙構曾被金軍窮追猛打,如同逃犯一樣亡命天涯,從應天府、鎮江府、揚州、杭州、明州一路南逃,又竄至海上,直到與金軍達成和議。還曾因受驚過度而出現“生育問題”,這段經歷給他留下深刻的“恐金癥”,他也因此被稱為“逃跑皇帝”。

趙構

自從站穩腳跟,趙構想的都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也就是守住半壁河山,更重要的是坐穩龍椅。只要金軍不主動招惹南宋,趙構在立場上始終都是以和為貴。

不僅如此,趙構對軍事將領始終無法充分信任,害怕他們擁兵自重。岳飛、韓世忠等人,剛剛取得一點成績,就會受到打壓。

岳飛

趙構不想北伐,還有一個難言之隱。宋徽宗與宋欽宗都在北方,萬一北伐成功了,“二圣”肯定回朝;萬一北伐僵持不下,金國一不做二不休,將“二圣”放出來了,那時趙構的皇位怎么辦?這是他要考慮的現實問題。

站在趙構的角度,權衡了利弊得失,他是不愿意真北伐的。南宋內部以秦檜為首的文官集團,更加沒有北伐的動力。一旦有人要北伐,他們就會站出來掣肘。

南宋也曾有過幾次北伐,也只是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屢屢鎩羽而歸,后來連形式上出兵也沒有,坐在家里喊喊口號。

趙構

東晉政權是北方與南方世家大族聯合建立的,權利都集中在少數幾個家族手里,內部沖突不斷,有南方世族與北方世族之間的矛盾,也有世族與寒族之間的矛盾。北伐開沒開始,內部往往就會亂成一片,比如蘇峻之亂等。

東晉的南方世族,從孫權時代起,就沒有逐鹿中原的打算,只想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在他們眼里,面對外來勢力入侵,涉及到切身利益時,他們的抵抗非常積極,淝水之戰就打得很漂亮。但北伐就遙不可及,還是江南好。

東晉祖逖聞雞起舞,為的就是收復中原,無奈得不到皇帝的支持。好不容易收復黃河以南,眼看勝利就在眼前,司馬睿開始憂心忡忡地擔心自己的位置,派人節制他。

南宋岳飛等人,滿懷一腔熱情,可惜后面被朝廷牽制。將領有報國志,最后輸給了自己人。

戰場和對手看似在北方,實際上北伐將領面對最大的敵人在自己的后方,是皇帝,是朝廷的官僚。

這兩個偏安一隅的朝廷,統治集團即使有北伐的口號,內心卻是抵制的,行動上也是消極的。

一個企業的文化和員工的精神面貌由其創始人決定,一個王朝的國策與精神文明也是由開創者左右,趙構和司馬睿,兩個第一代皇帝都沒有進取心,給后來者樹立了很不好的榜樣。縱觀整個南宋和東晉,由上至下彌漫著一股萎靡之風,士人大都研究虛無縹緲的書法、玄學、理學,王羲之、朱熹就是那種背景下的產物。

司馬睿

二、南北雙方的軍事實力,確實有著比較大的差距

在冷兵器時代,北方游牧民族都是騎兵作戰,他們快如閃電,馳騁疆場,來去無蹤,在戰場上具有高度的機動性,打不贏還能迅速撤退,戰爭的成本比南方小。而南方的兵種都是步兵為主,靈活性低,成本高。金軍的戰斗力勝過南宋。

北方是平原地帶,不像南方到處支離破碎,更有利于游牧民族騎兵作戰。

金兵

不管是金國,還是東晉的對手,在占據中原后,都會進行漢化改革,學習漢族先進文化,并對漢人實行懷柔政策。這樣一來,原來思念故國或者心向南方的漢人,就逐漸和少數民族融合到一起。

每次南方的北伐,隨著民族的大融合,北方響應者越來越少,北伐軍如同孤軍深入,這又加劇了北伐的難度。

不管是東晉還是南宋,在面對北方時各有優劣,整體實力上出于均衡,一旦某一方被過度壓制,馬上就會出現反彈。所以北方一時半會吃不下南方,南方也不具備北伐勝利的基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OLu8rsbJrJjtlFWkHNPibribH78beZsK5Cwxl2D1kiagAQxYbBvs4SiaSdvTWvJ1dWM3mzwDoM2Y2gWbj3v5A7mqC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