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家的女人們:彪悍的人生無需解釋

 

武則天晚年說起一段往事,那是她14歲剛入宮,被第一任“老公”唐太宗封為才人的時候。

李世民有一匹烈馬,名叫“獅子驄”,高大威猛,鬈毛似獅子,無人能馴服。

這就好像買了輛法拉利,卻不能開上街,李世民也無可奈何。

這時,武才人挺身而出,說,陛下,我能馴服它。李世民一愣,行,那你說說。

武才人說,我需要三樣東西,一是鐵鞭,二是鐵錘,三是匕首。我先用鐵鞭抽它,如果它不服,就用鐵錘錘它的腦袋,還是不服,我就一匕首割了它的喉嚨。

武則天沒說此次表現有何獎賞,只說:“太宗壯朕之志。”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史書告訴了我們真相,武則天在太宗一朝一直不得寵。從貞觀十一年(637年)被召入宮,到貞觀二十三年(649年)入感業寺為尼,由青澀少女熬成了嫵媚少婦,職位始終是才人,沒有升遷。就連傳聞中李世民賜給她的名號“武媚”,也只是出自當時一首流行歌曲《武媚娘歌》。

半生戎馬倥傯,開創貞觀之治的一代雄主唐太宗,為何對這個潑辣小妞不感冒?

或許是因為,這一類型的女子李世民見得實在太多了。

▲唐太宗李世民(劇照)。

隋初顏之推評價當時北方女性自由開放的性格,曾寫道:“鄴下風俗,專以婦持門戶。爭訟曲直,造請逢迎。車乘填街衢,綺羅盈府寺。代子求官,為夫訴屈。此乃恒、代之遺風乎?”

一個時代,賦予這個時代的人特有的氣質。隋唐女性所受壓抑束縛遠不像明清時變態,她們勇敢地沖破封建禮教桎梏,大多活潑、開朗、奔放、自信,敢愛敢恨,獨立自強。

李世民一家,就出了不少巾幗英雄。

1

李世民的祖母,即唐高祖李淵的母親獨孤氏(唐代追謚為元貞皇后),堪稱李唐第一任霸道女總裁。

獨孤氏嫁給唐國公李昞為妻。李淵7歲時,李昞就去世了。獨孤氏膝下諸子李澄、李湛等也都早逝,留下幾個年幼的孩子。年紀輕輕,喪偶、喪子,獨孤氏的前半生確實很孤獨。

獨孤氏守寡,李淵年幼襲爵,一對孤兒寡母,前途堪憂,放在現代要逆襲也不容易。可這個不幸的家庭,竟然迅速地擺脫困境。此后李淵少年得志,官運亨通,發展到隋末,甚至成為代隋自立的地方勢力。

難道李淵是精通量子力學讀書的天才,十來歲就有經天緯地之才?當然不是,全靠他媽呀。

正如前文顏之推所說,北朝婦女“以婦持門戶”,“代子求官”。

李淵母親是隋文帝皇后獨孤伽羅的四姐,她不僅艱難地支撐起這個家,還靠著七妹的關系,成功把兒子成功扶上位,助他順利進入官場。若沒有老媽和小姨媽幫忙,李淵僅僅領著唐國公的虛銜,根本成不了氣候。(《舊唐書》:“文帝獨孤皇后,即高祖從母也,由是特見親愛,累轉譙、隴、岐三州刺史”)

獨孤氏的這個妹妹獨孤皇后,人生更是彪悍。

獨孤皇后是隋文帝楊堅的賢內助,盡心輔佐,掌控后宮,夫妻倆還相約“誓無異生之子”,就是說不許楊堅勾搭其他女子。楊堅則是出了名的“懼內”。

有一次,楊堅看上一個小美女,就偷偷臨幸她。這一下子打翻了獨孤皇后的醋壇子。獨孤皇后二話不說,派人將這個美女打死。

楊堅知道后,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狂奔出城,可把大臣們嚇壞了。他們一路追到山林里,只聽隋文帝抱怨說:“吾貴為天子,而不得自由!”

這獨孤姐妹,一看就是親姐倆。

獨孤氏常年持家,積勞成疾。可這女強人偏偏脾氣暴躁,自己是個病秧子,還喜歡教訓身邊人,平時兒媳婦見到她都退避三舍。一聽說婆婆身體不好要人照顧,獨孤氏的兒媳婦怕被她當作受氣包,紛紛裝病告退。

只有李淵的妻子竇氏敢承擔這個任務,連續幾個月守在獨孤氏床前日夜伺候,不換衣履。

竇氏可比她婆婆還要牛掰。如果說獨孤氏是霸道總裁,李世民的母親竇氏(唐代追尊太穆皇后)就是女憤青。

▲元貞皇后獨孤氏(劇照)。

2

竇氏出身高貴,她父親是西魏、北周、隋朝三朝老臣竇毅,母親是北周襄陽長公主。捋一捋關系,周武帝宇文邕還是她的親舅舅。

宇文邕對這個聰明伶俐的外甥女很是喜愛,從小將她養在宮中。

周武帝是南北朝時期的一代英主,在位時勵精圖治、南征北戰,與北齊高氏逐鹿中原,又與北方的突厥多有沖突。

北周與突厥一度聯姻,宇文邕的皇后阿史那氏是突厥木桿可汗的女兒。宇文邕起初對這段政治婚姻了無興趣,將阿史那皇后娶回家后態度冷淡。

竇氏當時還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見舅舅如此冷落舅媽,就勸宇文邕說:“四邊未靜,突厥尚強,愿舅抑情撫慰,以蒼生為念。但須突厥之助,則江南、關東不能為患矣。”意思是四方未定,突厥強盛,我們還需要與突厥合作,舅舅您還是以天下蒼生為念,對舅媽好一點兒。

宇文邕一聽外甥女的建議,對皇后態度180度轉變。此后一段時期,帝后關系和諧,民族關系也就跟著緩和了。

關于竇氏的史料不多,但從史書的只言片語中,可以看出這位女性從小就擁有過人的政治覺悟和遠大的理想抱負。

后來,隋文帝受禪,從北周宇文家族奪了皇位。竇氏聽到消息,痛哭流涕,躺在床上悲憤地說:“恨我不為男,以救舅氏之難!”

竇氏的爹媽一聽女兒發表這樣的政治言論,急忙掩住她的口,說:“汝勿妄言,滅吾族矣!”

竇毅怕女兒亂說話,可對女兒的才學那是相當自豪,而她的顏值也很能打,史書說竇氏三歲時發長過膝,應該是有一頭讓當代加班族羨慕的烏黑秀發。竇毅對妻子說:“咱們的女兒才貌如此,不可妄以許配給凡夫俗子,應當為她求得一個賢夫。”

竇毅選女婿的過程很有戲劇性。他辦了場比武招親,在門口的屏風上畫了兩只孔雀,讓求婚者比賽射箭,每人只給兩支箭,射中孔雀之目者就有機會得到竇氏青睞。竇氏躲在帷幕后,偷偷看有沒有心儀的男子。

前后來了幾十個貴公子,都未能射中。此時,第N號男嘉賓李淵來了,張弓搭箭,英姿颯爽,剎那間,兩支箭各中兩只孔雀的眼睛。10環,滿分!(“前后數十輩莫能中,高祖后至,兩發各中一目”)

竇氏和李淵就這樣愛上了,之后結為夫妻。

竇氏當然不乏追求者,平原郡公的兒子長孫熾就是她的粉絲,可惜娶不到“女神”,只好對弟弟長孫晟說,這樣優秀的女子,將來必會教出杰出的孩子,我們一定要與李家結下姻親。此處劃重點,長孫熾立了個flag。

▲唐高祖李淵(劇照)。

竇氏嫁給李淵后,除了相夫教子,也沒忘當年楊堅奪北周江山的仇恨。終隋一朝,竇氏都是那個想為舅舅家復仇的女憤青。

有一次,李淵的表弟隋煬帝楊廣大宴群臣。由于李淵臉上有皺紋,隋煬帝就當著眾臣的面,戲謔地稱他是“阿婆”。李淵被皇帝取外號,當眾取笑,心情肯定不悅,回家后就跟竇氏訴苦。

竇氏勸慰丈夫說:“這可是吉兆啊。你是唐國公,阿婆就是堂主(唐主)的意思。”言外之意是,楊氏必亡,李氏將興。

李世民自小在母親身邊耳濡目染,聽到的想必也是這樣的豪情壯志。后來竇氏病重時,李世民一片孝心,朝夕侍奉在側,不解衣冠,下人送來煎好的湯藥,也要事先嘗一口,可見他深受其母親影響。

竇氏還沒等到大唐建國的那一天就去世了,時年45歲。李淵對她一往情深,感激她為家庭的奉獻,稱帝后沒有再立皇后。太原起兵后,為唐朝開國出力最大的諸皇子中,李建成、李世民和李元吉都是李淵與竇氏的兒子。

竇氏當年遺憾自己不是男兒身,未能帶兵“救舅氏之難”,她的女兒平陽公主,為她完成了心愿。

3

讀唐史會發現,這個朝代公主異常活躍,從初唐開始,文成、高陽、太平、安樂等公主,或和親,或參政,大都與當時政治有關,有的甚至發動政變,干預朝政,怒刷一波存在感。

大唐公主之首,非平陽昭公主莫屬。

平陽公主是李淵與竇氏的女兒,李世民的親姐姐。

大業十三年(617年),李淵起兵,平陽公主的丈夫柴紹積極響應。他對妻子說,你爹起兵,我想去參加,恐怕不能帶上你,怎么辦?

平陽公主說,你先走,我自有辦法。

照公主對丈夫說的,她一介弱女子,在亂世中難以保護自己,肯定是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天下安定再與家人團聚。

平陽公主就不按套路出牌,柴紹一走,她就變賣家產,賑濟災民,到山里招攬亡命之徒,拉起一支數百人的隊伍,浩浩蕩蕩跟著李淵大軍打仗去了。柴紹估計都要納悶了,老婆你嫌我是累贅吧。

一路上,平陽公主為唐軍招兵買馬,招納了沿路州縣的賊寇、義軍。到當年九月,公主手下已經有一支七萬人大軍,且軍紀嚴明,前來投奔者絡繹不絕。

這支軍隊勢如破竹,接連攻破鄠縣、武功、始平等地,又與弟弟李世民所部在渭北會合,圍攻京師,在長安一戰中立下大功。

這支軍隊被時人稱為“娘子軍”,而平陽公主鎮守過的山西平定縣葦澤關,也被稱為“娘子關”

平陽公主猶如女戰神一般的傳奇故事,在隋唐亂世中如曇花一現,之后幾年的經歷卻未見史籍記載。她在武德六年(623年)驟然離世,死因成迷。

有學者推測,公主可能是在征討各路軍閥時戰死的。

據史書記載,平陽公主去世后,唐高祖李淵下詔為愛女舉辦了不同尋常的葬禮,堅持要以軍禮葬之,在儀仗隊中加入“鼓吹”的軍樂隊,并有大輅、麾幢、班劍、虎賁、甲卒等配置。顯然,公主的葬禮除了皇室成員禮儀,還加入了高級將領的規格。

主管禮儀的大臣不解,說,鼓吹是軍樂,依禮制,從未聽說婦女葬禮奏軍樂。

李淵反駁道:“確實沒有聽過女子葬禮用鼓吹,可你有聽說過公主舉兵起義,親臨戰陣,擂鼓鳴金,參謀軍務嗎?以軍禮為公主舉辦葬禮,有何不可!”李淵堅持用將軍禮儀安葬女兒,追贈謚號為“昭”,有“明德有功”之意。

▲平陽公主(劇照)。

4

李世民的祖母是霸道總裁,母親是天才少女,姐姐是開國女將,而他本人更是身經百戰,在沙場上偏愛做孤膽英雄,沖鋒陷陣,一往無前,曾經率領數千精兵向劉武周的十萬大軍發起奔襲,三日不解甲。

李世民深得其父真傳,也是一個弓箭高手,后來在虎牢關之戰時曾對尉遲恭說:“吾執弓矢,公執槊相隨,雖百萬眾若我何!”

這樣一個馬上皇帝,喜歡怎樣的女子?歷史給了我們答案,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武則天。

長孫熾當年對竇氏念念不忘,成天想著和李淵夫婦做個親家,可自己又沒有適齡的兒女,倒是他的弟弟、隋朝名將長孫晟有個女兒,小字觀音婢,才貌雙全,知書達理。長孫晟去世后,正值豆蔻年華的長孫氏在舅舅高士廉的主持下,嫁給李世民為妻。

她就是一代賢后文德皇后長孫氏。《貞觀政要》曰:“長孫皇后之賢,自三代而下,之絕無僅有者也”

長孫皇后是將門之女,擁有李唐皇室女子巾幗不讓須眉的特點,做事干練,能謀善斷。這一點與李世民從小見過的這些女子相似。

武德九年(626年),玄武門之變,李世民與李建成相爭,生死系于一線。一向低調的長孫氏沒有置身事外,而是親臨前線支持丈夫,親自為秦王帳下將士助威,整頓軍容,壯大士氣。(“將士入宮授甲,后親慰勉之,左右莫不感激”)

做人,該狠的時候必須得狠。在這場兄弟相殘的悲劇中,長孫氏就堅定地配合李世民狠辣無情的表演。

長孫皇后又有另一個特點,賢徳善良,性情溫婉。這并不是說長孫皇后恭順聽話,只會賣萌,而是她甘當賢內助,雖不干政,但只要李世民做得不對,就會及時勸諫,表明立場。

李世民“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說的是魏征,而他另一面鏡子,正是長孫皇后。長孫氏才識過人,平時就連梳妝都手不釋卷,每次和丈夫談古論今,李世民都感到獲益良多,當真是位女學霸。

她說的話,李世民也愛聽。

有一回,李世民為嫡出女兒長樂公主置辦嫁妝,認為皇后之女應受優待,下令耗資需比之前嫁妹時多出一倍。

魏征就愛管閑事,領導的家事也管,一聽說皇帝動用公款,勞民傷財,馬上跑來進諫。

魏征以“漢明帝封其子”的典故勸諫,說:“當年漢明帝說過,‘我子豈得與先帝子等,可半楚淮陽’,前史以為美談。天子的姐妹為長公主,天子之女為公主,既加長字,就是禮有尊崇,或情有淺深。禮制不可逾越,如今公主的嫁妝怎么可以超過長公主呢?”

李世民聽后,回宮問妻子意見。長孫皇后什么反應?“聞之,大喜”

之后,長孫皇后命人賞賜魏征錢四百緡,絹四百匹,并傳話說:“早已聽說先生正直,如今終于見識到了,故而賞賜這些物品。希望您常保此心,以后有事就直接跟皇帝說。”

魏征有了皇后支持,無疑像打了一針強心劑,進諫更是肆無忌憚,有事沒事就懟李世民。

有一次,李世民實在被魏征頂撞得無法忍受,怒不可遏,一回宮就對長孫皇后說:“我一定要殺了那個鄉巴佬!”

長孫皇后就問,說的是誰啊?李世民道,還不是魏征,這家伙總是當著滿朝文武的面羞辱我!

長孫皇后沉默不語,回去換上正式朝服,肅立于庭中向丈夫行禮。

李世民一臉懵圈,說這是為何?長孫皇后笑道:“妾聞主明臣直。如今魏征如此耿直,自然是因為陛下是明君,我豈能不向陛下賀喜。”李世民當場氣就消了,還是老婆會說話。

唐太宗說:“貞觀以后,盡心于我,獻納忠黨,安國利人,成我今日功業,為天下所稱者,唯魏征而已。”

貞觀年間,諫諍之風盛行,以魏征為首的直諫之臣敢于直言犯上,在身后保護他們的正是長孫皇后。不然以李世民的暴脾氣,可能一怒之下真把“鄉巴佬”們殺了,要知道這是一個連親兄弟都能痛下殺手的皇帝。

▲文德皇后長孫氏(劇照)。

5

從感情上說,李世民和長孫皇后伉儷情深,絕對是真愛。

這可不是最愛君瞎說。

長孫皇后在世時,后宮的女人們一共為唐太宗生下二十一女、十三子,其中長孫氏有七個子女,三個兒子都是太宗后期奪嫡之爭的主角。年幼的李治還是由李世民親自撫養,一手帶大。李治后來回憶說:“念臣七歲偏孤,蒙陛下手加鞠養,自朝及夕,未嘗違離。”平時國事繁忙,唐太宗還抱著李治,朝夕相處,形影不離,各位奶爸可向李世民同志學習。

貞觀十年(636年)長孫皇后去世后,正當盛年的李世民只是多與嬪妃生了一個孩子。不是李世民支持計劃生育,而是他對男歡女愛的激情已隨著長孫皇后消逝。

后長孫時代的后宮,李世民一直在花叢中尋找長孫皇后的影子,就好像電視劇《甄嬛傳》里皇帝只念著死去的純元皇后。

李世民后期嬪妃中較為得寵的徐惠,即那位著名的徐賢妃,明顯就是長孫氏2.0版本。

與長孫皇后一樣,徐惠出身名門,年少時就有才名,8歲能寫文章。其父讓她作詩,她提筆寫下:“仰幽巖而流盼,撫桂枝以凝想。將千齡兮此遇,荃何為兮獨往?”

徐惠也擅長向唐太宗進諫,議論時政,寫有《進太宗》和《諫太宗息兵罷役疏》。二者被全文收錄在《舊唐書》中,文采斐然,字字珠璣。

徐惠敢直言抨擊李世民,說:“是知業大者易驕,愿陛下難之;善始者難終,愿陛下易之。”她這是批評貞觀后期李世民不如以前那么虛心納諫,變得好大喜功,日漸奢靡,可見徐惠是在扮演貞觀初年長孫皇后的角色。

長孫皇后去世后,李世民已經對后宮感到厭倦,越來越不熱衷于和后宮嬪妃“造人”,可還是需要徐惠這樣的輔助。徐惠入宮多年,常年伴駕在側,卻沒有子女,也說明李世民晚年不近女色,盡管他早年連自己的弟媳都不放過。

▲徐賢妃(劇照)。

武則天不太走運,貞觀十一年被選入宮,混了12年還只是五品才人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武則天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身為才人,掌序宴寢,就是負責給皇帝端茶倒酒,鋪床疊被,安排宴席,可說是高級秘書,因此陪伴在皇帝身邊的時間比較長。

武則天就是借著工作之便,和太子李治對上眼了。唐太宗死后,她的彪悍人生才剛剛開始。

這些史籍中有著非凡事跡的隋唐女性,在男耕女織的古代社會顯得如此獨樹一幟,留下那個時代特有的印記。學者高世瑜發現,《古今圖書集成》所列的烈女節婦,從唐代近三百年間只有51人,激增到明清封建末世竟多達36000人,足見封建禮教這股逆流對中國女性的戕害。

封建統治者越到末世,越喜歡掌控人們的欲望。相反,一個繁榮強盛的時代,社會往往開放包容、自由開明,這便是隋唐女子的幸運。

全文完。感謝閱讀~

參考文獻:[唐]吳兢:《貞觀政要》

[后晉]劉昫:《舊唐書》

[宋]宋祁、歐陽修等:《新唐書》

[宋]司馬光:《資治通鑒》高世瑜:《唐代婦女》孟憲實:《長孫皇后:唐太宗的政治顧問》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iaib73Xg14yDN8TvqnvhtbdBEtfDiaPZn1ibwfeHicIqrxnIZUXuEibriaicaqDbh1K6AS6RMh6j1yWFdBu4ibAdouNfw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