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岳飛為偶像,衙門前立碑“百世流芳”的明朝官僚機構

 

“這些東廠的特務在刺探情報,魚肉百姓之余,也有著自己敬仰的偶像和信條,在東廠的府衙大廳旁邊,設置了一座小廳,專門用于供奉這位偶像。相信大家也絕對不會想到,這位擁有大量東廠崇拜者的偶像竟然是——岳飛。”

東廠人員還在東廠大堂前建造了一座牌坊,寫上了自己的座右銘——百世流芳。 

上面引自此書《明朝那些事兒》東廠的職能是“訪謀逆妖言大奸惡等,與錦衣衛均權勢

東廠的偵緝范圍非常廣,朝廷會審大案、錦衣衛北鎮撫司拷問重犯,東廠都要派人聽審;朝廷的各個衙門都有東廠人員坐班,監視官員們的一舉一動;一些重要衙門的文件,如兵部的各種邊報、塘報,東廠都要派人查看;甚至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柴米油鹽的價格,也在東廠的偵察范圍之內。東廠獲得的情報,可以直接向皇帝報告,相比錦衣衛必須采用奏章的形式進行匯報,要方便的多。最初東廠只負責偵查、抓人,并沒有審判的權利,抓獲人犯要交給錦衣衛北鎮撫司審理,但到后來,為了方便搞冤假錯案,本著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精神,東廠充分發揮積極性,也開辦了自己的監獄。 

這些無孔不入的人不但監視百官,連他們的同行錦衣衛也監視,可見其權力之大。 

造反出身的朱棣,終于登上了夢寐以求的皇位。朱棣為了更好的控制群臣,在北京的東安門成立了東緝事廠,它就是后世大名鼎鼎的“東廠”,在往后的幾百年中,大明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升斗小民,見了東廠無不抖如篩糠。

領導東廠的多為皇帝的最信任的太監,稱這些東廠掌印太監為廠公、都督,他們在宦官中的地位是僅次于司禮監掌印太監。

東廠的掌印太監一般會隨身掛載一面令牌上面刻著“欽差總督東廠官校辦事太監”東廠的掌印太監只對皇帝負責,當初朱棣設立東廠就是為了見識政治上潛在的反對者。

同樣作為皇帝直接管理的機構——錦衣衛。錦衣衛是當年朱元璋在位時設立的,也是為了制衡群臣,成立了一個獨立于朝廷的機構。錦衣衛和東廠同樣作為皇帝權力的延伸,皇帝卻賦予東廠督主以監督錦衣衛人員的權力。到后明朝中期,錦衣衛指揮使見了東廠掌印太監甚至還要磕頭,東廠和錦衣衛逐漸成了上下級的關系。至于西廠,雖有有后來者居上的姿態,可惜只經歷幾代,便徹底消亡。

東廠是一個非常精簡,效率極高的機構。每月初一東廠會集中下達本月稽查任務,然后各個廠役會抽簽決定自己負責監管的地區。然后再明細分工,有的人管理審訊,有的管理監視,有的人專門管理抓捕。東廠可謂是中國古代歷史上效率最高的特務機關了。東廠經常繞過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這三司直接抓人,放到錦衣衛的詔獄后,開始審訊和關押,東廠經常先斬后奏,草菅人命。

東廠在審訊犯人的大堂上立了一個牌坊,上面寫著“百世流芳”。在大堂里掛著岳飛的畫像,以示公平公正,鐵面無私。但是大明朝上上下下都知道,只要是被東廠抓進了詔獄。能活著走出來的寥寥無幾,只要是您能走著進去,活著出來,這個牛皮您可以吹一輩子。在明朝,東廠的勢力滲透到每一個角落。錦衣衛抓人審問,東廠要派人監審。各部各司每天都有東廠的官員前去值班。甚至到了明朝中晚期,東廠的探子甚至出現在田間地頭,當地人稱他們為“鮮衣怒馬作京師語者”。

當年,魏忠賢掌管東廠以后,可謂是權傾朝野。傳說當時,有四個人在一件密室里喝酒。其中一人喝多了上頭,就借著酒勁在密室里大放厥詞。其余三人面面相覷都不說話。這時候,突然沖進來幾位東廠的人,將四人直接抓到了魏忠賢的面前。罵魏忠賢的人在魏忠賢面前頭如搗蒜,或被魏忠賢命人剝皮始終。其他三人被魏忠賢大大賞賜了一番之后送回了家。僥幸逃脫的三人,嚇得三人魂飛魄散。

由此可見,東廠在明朝打著為皇帝辦事的幌子,經常經常欺男霸女。他們為了掩人耳目,標榜自己公正。居然恬不知恥在大堂之上擺放岳飛畫像,更滑稽的是居然在門前立了一個“流芳百世”的牌子。想必這些只是東廠太監們求個心里安慰吧。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354VuRIDCyBJWA3tqmx9H5okVLyMqEiarrUhfEBcEMaDh6vAL2qk7ydEr9MHNqTsia29xY74gkRfwapPXrmsBZU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