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我取消了你的微信置頂”

 

 

美國經濟學家說,城市,是最偉大的發明。

年輕的時候,人人渴望見到更精彩的世界。

長大后,被工作裹挾、被熬夜逼出黑眼圈,變成了“莫得感情的中年人”。

人際交往日漸豐富,與父母的相處日漸稀疏。

回家變成了一種奢侈品,等回過神來,自己已經消費不起了。

有個讀者告訴我,“有一年自己在外過年趕項目,大年三十一個人看電視,看春晚那些催淚的節目都沒哭,結果電視廣告里一句‘爸媽,我回來了’不知怎么卻一下子擊中我的淚點”。

每當在萬家團圓的春節,看著他們為自己忙前忙后,才突然意識到他們的愛和等待,有多少重量。

多少父母成為“替補”

身邊很多同事都和我一樣:在內心重要性排序中,父母的位置很靠前,但落實到行動中,他們又總是排在很后面。工作之后,我們的微信有了很多置頂。上司、合作伙伴、伴侶、工作群……

我們生怕錯過一條工作信息,也生怕因為一次延遲回復讓戀情產生嫌隙。即使在凌晨,我們也能迅速在工作群里回一句“收到”;唯獨爸媽的消息,在微信列表里始終沉底。我們習慣了掛斷他們的視頻電話,一天后再回信息。

翻開聊天記錄,出現頻率最高的語句不是想念,而是冷冰冰的一句“在忙”。好像默認了,比起更緊迫的事,他們可以暫時擱置在一邊。子女成年以后,父母最常扮演的角色不是父母,而是“替補”。

他們依舊在你生命里占據著重要地位,卻幾乎消失在你生活里了。他們習慣默默等在一邊,等我們有空了,回一句微信;等我們有心情了,能給他們打一通電話;等我們有假期了,多陪一陪他們。

前段時間,papi醬給出了自己的人生排序:自己>伴侶>孩子>父母。多數年輕人都贊同這樣的價值觀,但在場幾位爸爸立刻表示反對:孩子理所當然是第一位。

很多父母就像他們一樣,早就習慣了,把自己的付出視作理所應當。生病了舍不得看病,逛街時買五十塊的外套,買卷衛生紙都要貨比三家。

對自己近乎苛刻,買給你的衣服卻總要精挑細選,找一件體面的。

 

自己身體健康,才能多幫孩子一點,是多少父母的心聲計算的每一分水電費,最后成為存折里一點點累積的數字。你以為自己羽翼漸豐,不再需要幫助了,他們卻依然默默用自己的方式,為你的未來籌謀,渴望著繼續被需要。隨時準備著,在你跌落的時候,可以接得住你。

 

 

 

我們成了最熟悉的異鄉人

可惜的是,父母的那些籌謀,很少會被領情。翻開社交平臺,很多人會抱怨:父母總會在電話里貌似不經意地勸自己回家,絲毫不理解自己的夢想。完全想不通,他們為什么固執得令人厭煩。要子女安穩,卻不愿接受子女不是追求安穩的人。漸漸地,我們的話題開始圍繞著未來發展,把癡迷于緬懷過去的他們遠遠甩在身后。

網友分享了自己過年回家時的一次經歷:親戚們圍坐在一起,聊著聊著,母親開始一件件地數他小時候的丑事,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他悄悄扯母親手腕,有些氣惱地瞟一眼讓她不要再說,母親卻說得更歡了。一怒之下,他吼了一聲“煩不煩啊”,摔門而去。母親一個人呆愣在原地,慌亂的眼神像是做錯事的小孩,手里還拿著一瓣準備遞給他的橘子。

事后父親來找他調解:“你媽也是不知道要講什么。你現在老在朋友圈里發這個展覽那個會,她一樣也弄不明白,也只有講講你小時候的事才能心安一些了。”他才恍然,自己只是責怪父母不懂自己的世界,卻從來沒有給過他們走進來看看的機會。

我們嫌棄父母不知道最近新上映了什么電影,不了解最近又火了哪些明星,更沒辦法和我們交流行業的趨勢,技術的變革。

他們則在我們的世界外徘徊,不敢敲門,只能自己四處尋找入口。一則公益短片講述了這樣的故事:頭發已經有些花白的老人前去應聘實習生。他因為跟不上時代了被女兒嫌棄,于是費盡心思,學習她接觸的東西,想進入她的領域。

“小時候,女兒夸我是超人,現在女兒長大了,不需要爸爸這個過時的超人了。”你終究會明白,你和父母之間是沒辦法“共同進步”的,他們根本無法跟上我們的腳步,而且注定會越來越慢。

但也許,我們始終欠他們一份耐心與寬容。就像利利 · 弗蘭克在《東京塔》里寫的:媽媽的人生在十八歲的我眼中顯得很狹窄,因為媽媽把她的人生都分給了我啊。

 

 

有效陪伴,才是回家的意義

不管承不承認,許多人經常是偶爾想起來了,才愛一愛父母。就連這份過年時盼著回家的想念,都更像一種一年一度的儀式。

比如我有個同事,帶父母去吃人均500的日料,但其實他父母更喜歡吃熱騰騰的食物,吃不慣生魚片。有多少人,已經很久沒去試探父母的真正需要了?

空閑的時間,我們給了朋友或伴侶,即使回家了,也顧自埋頭看手機,父母有時會委屈地抱怨兩句,卻很少被真正聽進心里。

他們心甘情愿為窩在沙發上玩手機的你遞一杯水。內心渴望的,也許是你能抬起頭來,陪他們聊聊天;

古人講“父母在,不遠游”,這對許多人來說是奢望,但至少可以讓在一起的時間,每一分鐘都有價值。

在江蘇淮安,一名19歲的男孩在高考結束后,主動包攬了家里做飯的活。為了能在菜場挑到最新鮮的食材,他每天早起。夏天的廚房很熱,但他一次不落地堅持了下來。男孩說:“跟父母在一起的吃飯的時間真的很少,可能是吃一頓少一頓了。”

高考是一個分水嶺,不僅是對于參加高考的孩子,也是對于父母。在這之后,我們會進入一個新的城市。

父母盼著我們能在不忙時回家吃頓飯,扮演那個一大早起來買菜角色的,往往都是他們。為了遷就加班的你,守著一桌加熱了一遍又一遍的飯菜,餓了很久也舍不得動筷子的,還是他們。

長大后,每次回想起家里的廚房,心里會莫名地“暖一下”。因為廚房最能感受到家的氛圍的地方,菜肴的香氣中升騰起的是家的溫度,那里總有父母為你忙碌的身影。

小學的時候,學過一篇關于時間的課文:“人永遠跑不過時間,但可以比原來跑快一步,如果加把勁,有時可以快好幾步。那幾步雖然很小很小,用途卻很大很大。”

人生的面,見一次少一次,我們永遠跑不贏時間,卻可以在有限的時間里,盡量多為父母做一些事。

這樣,與父母的共同回憶就會多一點點,他們老去的速度相對來說就會慢一點點。

不止人在家,心也要在家,用心陪伴家人,才會讓彼此都感受到家的溫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qg0Oj60D3WMnkpdF3BFJQflbibgicib2mfqkt3u4D4YTlfkLH9y29amBuPMxFDIabToDXEA9jDxJUGhGibHHap3kz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