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億“新基建”受熱炒,“領頭羊”5G究竟成色幾何?

 

不應過分夸大新基建

尤其是運營商主導的新基建的拉動作用

疫情之下,新基建政策推漲5G預期。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在會議中指出,應加快推進國家規劃已明確的重大工程和基礎設施建設。其中,明確提及要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此前,三大運營商均明確表示,疫情不會影響5G建設目標,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表示會提前一個季度完成目標。

在此背景下,以5G為代表的新基建受到市場和眾多上市公司的熱捧,相關概念股逆勢上漲,股市共享了一場5G盛宴。

3月5日,5G板塊股票開盤大漲,超頻三、佳力圖、依米康、萬馬科技等多只股票漲停。截至當日午市收盤,同花順5G指數漲1.11%,其中中國移動漲0.73%,收于61.85港元;中國聯通漲2.82%,收于5.84元;中國電信漲1.02%,收于2.98港元。而美股本周一雖大跌,但次日A股雙雙高開,新基建板塊全天逆勢走強。

“我們現在什么事都容易炒,炒起來后可能最實際的就是股市上的反應,有些行業股票大漲,但這和真正的經濟增長還是兩回事。”中國發展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3月11日在北京大學“疫情之后,如何增強經濟動力”線上研討會上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向中國新聞周刊坦言,大盤調整還會繼續,預計之后相關概念股會逐漸分化,由于前面漲得過猛,炒到后面可能會出現一地雞毛,擊鼓傳花的鼓聲隨時會停止。如果沒有大機構的增量資金去做,“小散們”很難形成合力。

大有可為

全球來看,5G發展加速。2020年將是5G基站進入大規模建設的元年,也是產業鏈上下游各個公司進入業績兌現的初始階段,5G已演變成競爭焦點,各國都想搶占未來幾十年數字化新經濟的制高點。

據華為預測,截至2020年底,全球商用網絡數將由2019年的超60張增加至超170張,全行業基站累計發貨達150萬個,全球5G用戶數將達到2.5億。

國內來看,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均明確表示要加快5G建設進度。在工信部的組織下,三大電信運營商力爭在2020年實現全國所有地級市室外連續覆蓋、縣城及鄉鎮重點覆蓋、重點場景室內覆蓋。據GSMA報告,到2025年,中國5G用戶在移動用戶中占比將達到28%。

在戰疫一線,5G多種創新應用初露鋒芒,不僅培養了用戶的使用習慣,還有效拉動了信息消費需求。央視對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建設進行24小時5G視頻直播,全國上億的“云監工”共同見證了中國奇跡。神山醫院5G網絡建設將平時需一周的時間縮短至一天,極大考驗了通信運營商與設備供應商的應急組織能力。

申萬宏源證券認為,在2009年“四萬億”計劃的直接刺激下,傳統的“鐵公基”曾連續多年高速增長,促進了電商和物流業的磅礴發展,并帶來了消費向低線城市的快速下沉。新基建不僅為5G基站等硬件設施帶來一次性拉動,也必然會使5G時代的下游應用加速到來。

“新基建對于中國產業格局的影響巨大,對很多企業都是個大機會,而5G是新基建的領頭羊。”通信產業觀察家項立剛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5G基站的加速布局是我國在新基建領域投資的縮影,5G技術同時也是新興信息技術產業的重要技術支撐和基礎設施。5G不僅是指基站,它還將賦能芯片、系統、配件、終端、業務、應用、商業模式等,賦能千行百業,5G大有可為。

此外,5G網絡建設與業務開發成為投資熱點,5G拉動經濟增長效應明顯。國金證券認為,預計2020年運營商開展5G網絡大規模建設的投資規模近3000億。

據中國信通院預測,到2025年,中國5G網絡建設投資累計將達到1.2萬億元,5G網絡建設還將帶動產業鏈上下游及各行業應用投資,到2025年將累計帶動投資超過3.5萬億元。從2020年到2025年,我國因5G直接帶動經濟總產出為10.6萬億元,GDP增加為3.3萬億元;間接帶動經濟總產出達到24.8萬億元,對應GDP為8.4萬億元,直接創造超過300萬個就業崗位。

任重道遠

“5G面臨更大挑戰,需正視和妥善應對。”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中國5G正式商用不到半年,面對疫情的表現尚可,但主要亮點只是寬帶移動接入,未經受大流量、大連接、高可靠、低時延的充分考驗,5G網絡虛擬化、切片化等能力還未得到規模驗證。

在5G網絡建設方面,5G覆蓋區域有限,5G初期建網速度實則落后于4G。

據運營商公布目標,中國在2020年底前將建設至少63萬個5G基站,其中13萬個為2019年建成,2020年將新建50萬個基站,其中中國移動建成25萬個,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合建25萬個。據工信部公報,4G發牌后的12個月內國內即建成4G基站85萬個,而5G發牌后的18個月內國內將累計建成5G基站約63萬個。

由于5G工作頻段相對較高,基站密度大,電磁波穿墻能力更差,因此室內覆蓋成本更高,投資周期更長。野村證券預計,從2019年到2025年,5G資本開支將達1.2萬億元,平均年投入較4G時期高出8%,同期將部署490萬5G宏基站,較截至2018年的4G宏基站數增加33%。

在提速降費政策和激烈市場競爭下,運營商業績承壓,既要考慮國企擔當、社會責任,又要在人口紅利見頂、流量紅利快速釋放、提速降費減利、同質競爭加劇的情況下,權衡經濟、技術等要素,建網與投資的策略亟需擘劃的智慧,而其競合關系則更為錯綜復雜。

財報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移動實現收入5667億元,同比降0.2%;實現凈利潤818億元,同比降14%。同期內,中國聯通收入下降1.8%,中國電信收入增2.5%。

“中國在全球率先啟動SA大規模建設還將面臨探路的風險,產品穩定性與成熟性尚待考驗,共建共享也迎來新挑戰。”鄔賀銓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國外雖有過兩家運營商聯合組網情況,但共享規模、深度均無法與電信聯通合建5G網絡相比。

而在應用端,5G雖帶來無限期待,但爆發性應用仍在探索中。目前上市的5G手機品類不多且價格較高,總體而言功耗與穩定性也不盡如人意,運營商正聯合設備商探索垂直行業應用。業內人士普遍認為,5G在4K/8K超高清視頻、VR/AR、遠程教育、自動駕駛、互聯網醫療、服務機器人、工業互聯網等領域將大有可為。

中國信通院無線電研究中心無線應用與產業研究部主任李姍2月28日表示,5G建網速度一季度會受影響,但二、三季度將逐步跟上。由于疫情蔓延,3GPP推遲了行業會議,這可能影響技術標準成熟。復工雖較緩慢,但大多數廠商有1個月至2個月備貨。此外,行業應用需專用芯片模組支持,要到專用模組技術成熟且成本下降以后,5G才會在垂直行業鋪開。

華西證券認為,國內5G投資主體是三大電信運營商及中國廣電,運營商整體投資規模對整體GDP拉動能力較小,預計2020年三大運營商整體資本開支同比增長約10%,整體規模約在3300億元至3400億元,占GDP比例過小,僅靠加大新基建投資,或難以對經濟產生較大作用。不應過分夸大新基建,尤其是運營商主導的新基建的拉動作用。

值班編輯:石若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ibeuu43K6ej5htD470ChYxhn6wU9pI1pZlLiavgibw0dFribX5HyMxGqiaPbBy4dxcewjvlf5asUL6ZoxMR5dCjJSg/0.jpeg
分享
評論
首頁
七星彩17142期号码预测